UFO中文網

 找回密碼
 注冊會員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login

手機號碼,快捷登錄

快捷導航
搜索
查看: 321251|回復: 11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收起左側

黃延秋事件 真相大白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online_admin 發表于 2015-10-1 15:35:30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人物簡介
黃延秋,男,1957年生。家住河北省邯鄲市肥鄉縣舊店鄉東北高村,農民。現有一女一子,其子女都已成家,其兒子已生有女。[1]  從家庭構成講他是一個做了爺爺的人,另有七旬老母在堂。在村里是一個誠實、本分、而富裕的人家。1977年7月27日至1977年9月28日與外星人同行三次,累計十一天的事情就發生在他的身上。



黃延秋事件,指的是1977年7月27日至1977年9月28日與外星人同行三次,累計十一天的事情就發生在他的身上。
1977年,黃延秋先后三次神秘失蹤,睡了一個晚上突現千里外的上海,被遣送回家一月后又有兩次神秘失蹤,三次都離奇生還,黃延秋認為有兩個神秘人物在他熟睡之際背他飛行。這被認為是中國UFO三大懸案之首的神秘事件,北京UFO研究會有文字記錄。
黃延秋事件 真相大白91 / 作者:傷我心太深 / 帖子ID:20397,59547

黃延秋事件經過

第一次

位于河北省肥鄉縣舊店鄉的東北高村在1977年7月27日(農歷六月十二)發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村東頭即將成婚的青年農民黃延秋在當天夜晚睡覺時突然失蹤,人們四
處尋找歷時10天仍杳無音訊。消息傳到東北高村北側3公里的辛寨村,村民們將一封過時的加急電報交到北高村一位村委手里。日期標注的是“7月28日”,也就是黃延秋失蹤的第二天,電文中寫道:“辛寨黃延秋在上海蒙自路遣送站收留望認領。”
令人不解的是,上海遣送站發報的時間竟是在黃延秋失蹤后僅10小時。東北高村離上海市1140公里,當時乘直快車也需22小時到達,而且還必須到45公里外的邯鄲市才能搭上火車。
回鄉后,黃延秋帶著困惑說出了他的奇遇:1977年7月27日當晚天氣悶熱,晚10點左右他在剛蓋好的、還沒來得及裝門的新房里睡下。不多時被喧鬧聲驚醒,睜開雙眼時看到的竟然是高樓林立、霓虹閃爍,自己躺在繁華大城市的街頭。而清醒后發現自己在南京。之后,兩個“交通警”模樣的人出現在面前,交給他一張南京到上海的火車票并將他送到站臺,還聲稱他們隨后趕到。經過4小時到達上海,他找到了車站的派出所,沒想到那兩個“交通警”竟在門口等他,并將他送到遣送站。

黃延秋事件 真相大白21 / 作者:傷我心太深 / 帖子ID:20397,59547


這件事傳到了距北高村一公里的辛寨村,他們派人將一封過時的加急電報送給了北高村委會,據送電報的人說,黃延秋失蹤后的第二天一早辛寨村接到這份加急電報,但本村查無此人,因此一直在辛寨村滯留了十多天,懷疑是尋找北高村的失蹤者,故將電報送來。電文如下:“辛寨黃延秋在上海蒙自路遣送站收留,望認領。”電報拍發時間是1977年7月28日。
一封誤發的加急電報

看著這份急電,人們心里迷惑不解,上海遣送站發報的時間,竟是-在他失蹤后僅10多小時,且為何將電報誤發到附近的辛寨?這里離上海市1140公里,乘直快列車也要22小時到達,而且還必須到45公里外的邯鄲市才能搭火車。晚上不通汽車,他走時也未騎自行車。僅步行到邯鄲也需八九個小時,縣、市省城均無飛機場,坐飛機絕不可能。難道是他自己一夜間飛到了上海?再說,他去上海干什么呢?

不管怎樣,應把黃延秋領回來再說,謎團待來日解決。大家做出了決定,副支書黃宗善身為村干部又是黃延秋的親戚,對此事更是關注。他出于慎重,復電到上海遣送站,說黃延秋左臂有塊痣,望查明。

三天后來電確認是他。村委會幫助籌借了200元(其中在信用社貸款100元),委派黃延秋的堂哥黃延明和鄰近曲周縣趙莊村錢永興及錢的鄰居呂秀香一塊赴滬領人。黃延明當時30多歲,復員軍人,當兵時因公去過上海,是全村唯一見過大世面的人;錢永興的鄰居呂秀香,其哥哥呂慶堂在上海浦東某高炮部隊工作,這樣以防萬一找不到遣送站,可讓部隊同志協助查尋。

三人步行兩個多小時來到了肥鄉縣城,又坐了兩小時汽車來到了邯鄲市,然后又乘坐了22小時火車來到了上海市。他們首先到了部隊,以家屬探親為由,找到了部隊干部呂慶堂(高炮師后勤部部長),說明了來意,望協助解決。呂慶堂和部隊其他官兵聽說了這件事,也感到很新奇。第二天早,立即和遣送站取得了聯系。并派后勤部副部長盧俊喜帶黃延明、錢永興一塊乘部隊小車來到了遣送站,黃延秋果然在那里!經遣送站證實:黃延秋于7月28日(農歷六月十三)一早被遣送站收留,是兩個“交通警”將他送在那里,說他是河北省肥鄉縣辛寨村人,所以電報就誤發到了辛寨。二人經出示介紹信,將黃延秋領出,一起回到部隊。翌日,由盧俊喜、干事王惠恩送錢永興等人陪同黃延秋乘火車回到了肥鄉。在鄭州換車又等了7個小時,然后才輾轉回到家。回到家鄉后,鄉親們詢問他出走的原因和經過,黃延秋惶惑地說出神秘的奇遇:

黃延秋事件 真相大白98 / 作者:傷我心太深 / 帖子ID:20397,59547


7月27日晚上,天氣悶熱,晚間10點左右,我在這間剛蓋好還未安門的新房里睡下,不多時又被喧鬧的聲音驚醒。睜開雙眼一看,不覺大吃一驚!夜中只見高樓林立,霓虹燈閃爍,自己躺在一個繁華大城市街頭!身邊還有一個小包裹,包著我的衣物。平時這些衣物隨丟亂放不在一處,在母親的房中,那時母親已睡下,關了門。可醒后,不知道是怎樣都集中在包裹里,同我一起飛到了異鄉。巡視四周,許多招牌上都寫著“南京市某某商店”、“南京市某某旅館”等,定了定神,我感到不是幻覺,不是做夢。仔細問路過的人,是南京市中心。南京距家鄉兩千多里怎么來到這里?我怎么回家,怎么辦?在驚恐之中,我留下了眼淚。在我驚愕之時,走來兩個交通警察模樣的人,對我略加盤問后,給了我一張火車票,說南京至上海的火車就要開車了,讓我立刻坐車到上海,說那里有遣送站,能和家鄉取得聯系。他們要我先走,聲稱隨后他們也去,一切由他們安排,叫我到上海下車后到車站派出所找他們。


午夜時分,我乘上了開往上海的普快列車,畢竟是第一次遠離家鄉,隨著列車啟動,心里來越不安,將頭探出車窗外,還能遠遠望見站臺上為我送行的兩個交通警察。
經過4個小時的奔馳,列車駛進了上海火車站(北站),我隨著乘客走出站臺,找到車站派出所,沒想到兩個“交通警”已在派出所門口等著我。不知他們乘坐了什么,比火車還快。此刻天已破曉,迎來了上海的早晨。兩人帶著我穿街過巷乘汽車,來到一個南北街道路西的遣送站里,他們給接待同志交待后離去。接待同志也沒有多加盤問我什么,便將我暫時收留。十幾天來我一直在納悶,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從我27日晚九點多睡下到在南京醒來也就兩個小時,我是怎么到的?”。

其實,眾人面面相覷都在納悶,用奇怪的眼神在看我。縣里、公社、還來了人調查我,問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公社的治安員來時,還拿走了不知誰放到我包袱中的黃鐵盒。






第二次


黃延秋事件 真相大白20 / 作者:傷我心太深 / 帖子ID:20397,59547


1977年9月8日(農歷七月二十五日)晚上,在開完生產大會后,黃延秋再一次神秘失蹤。據他后來說,半夜醒來發現自己竟然躺在1000多公里之外的上海火車站廣場。這時有兩個自稱是部隊的人告訴他,受上級的委托專門等候黃延秋,并要帶他去部隊。他們到了一個師部的辦公室,在場的軍官都很驚訝,就問他是怎么進來的。黃回答,是他們倆帶我來的。但驚奇地發現,帶他來的兩個人不見了。次日,部隊通知了黃延秋的村委,并將其送回。

1977年9月8日 晚 村委會在黃延秋家南院召開“大搞生產”群眾會,黃宗善等幾位村干部都在場。大會開到一半,隊長讓黃延秋等青年人早點睡,明天一早往地里送糞(一種農家肥),以實際行動響應大會號召。

晚10點多,勞累一天的黃延秋在院里的床上睡著了,他心里還惦記著明早送糞的事。可半夜醒來一看,卻又躺在一千一百多公里以外的上海火車站(北站)廣場!此刻人們大部分已經休息。站前廣場上已是人影稀疏。驚恐詫異的黃延秋環視四周,是那樣的安靜,并沒有可疑的人士。只有夜空中燈光的輝映平添了幾分神秘。站在巨大的鐘表前,他看著時針已指示出當時為午夜一點多鐘。他驚魂未定。忽然,狂風四起,電閃雷鳴,下起了暴雨。雨夜中奇淪外鄉,哪里是歸宿?黃延秋不由地哭了起來。忽然想起上次協助自己的解放軍老鄉,雖僅一面之交,畢竟是這茫茫大城市中唯一的熟人了。他只知道到部隊距火車站約40公里,具體怎么走,向哪個方向走,是不知道的。 “請問,你是肥鄉的黃延秋吧,是不是要到軍營去?”這時有兩人走向他,自稱是部隊的人,說受首長委托在此專門等候,并要帶他去部隊。既是這樣,只好跟人家走吧。過黃浦江時那人給了他4分錢,讓他買票。又換乘了幾路公共汽車,來到郊外營房駐地。

部隊門口,有戰士持槍站崗,警惕地注視著四周。這三人進去時。站崗的毫無反應,好像視而不見,聽到他們的腳步聲充耳不聞的樣子。營房內,一隊戰士正在操練。無暇理會這三個不速之客。拐了兩道彎進了師部一個辦公室。“你怎么又來了?怎么進來的?”在場的幾位軍官都感到驚訝。“他倆送我來的。”等他回頭欲介紹時,那兩人突然不見了,四處查找均無蹤影。經部隊同志引薦,黃延秋來到呂慶堂的住處。此時,呂慶堂外出開會還沒有回來,其家屬李玉英和兒子呂海山接待了他。

“按照部隊紀律,親友來營房找人要在門口出示證件及書面登記,然后由我們到門口接應,證明屬實,才能進來。我們不到門口接你,門崗戰士是決不會放你進的呀。”根據李玉英的疑問,部隊負責同志去找門崗詢問情況,門崗和傳達室都說沒見外人進來和出去。戰士們也為此證明。 難道他自天而降?難到他會隱身術?

黃延秋來歷不明,突然出現在軍營,驚動了整個營區(這是一個高炮師的師部,負責上海市的空防任務,是重要的軍事駐地。后來調查知道。)。次日一早,部隊就向肥鄉東北高村發了電報,是直接發給黃宗善的,查問黃延秋是什么人?竟神不知鬼不覺闖進了部隊高炮師區域,將追究門崗的責任。村委會當即回電誠告:黃延秋不是壞人。負責接待的副部長盧俊喜等人一時也無可奈何,讓戰士們將他嚇了一頓:再來就把你抓起來!第三天李玉英委托其子呂海山用吉普車把黃延秋送到上海火車站,(黃延秋說,那天雨很大,把車輪子都淹沒了。)為他買了回家的車票,給了他幾塊零花錢,他于1977年9月11日回到了家鄉。

黃延秋再次離家,又引起人們的紛紛猜疑,且越傳越奇,帶神話鬼怪的傳奇色彩。有的說是小鬼纏身等等。他未婚妻,一個善良美麗的姑娘難以忍受精神上的壓力,向鄉司法所申訴要和他離婚。更不可思議的是,在他離家的同時,房屋的南墻上1.5米處,出現了一行好像是用鐮刀刻的文字:“山東高登民、高延津,放心”字樣。至今未查到刻字的人。



第三次

黃延秋事件 真相大白23 / 作者:傷我心太深 / 帖子ID:20397,59547


1977年9月20日,黃延秋在大隊記完

工分,在回家的路上突感頭暈便沒有了知覺。醒來時發現自己在一家賓館里,有兩個年輕人在身邊,還是那兩個“交通警”。他們告訴他,此地是蘭州。令黃感到奇怪的是那兩個人的口音隨著地方的不同而發生轉變。之后瞬間來到北京、天津、沈陽等地,最后熟睡中回到了家里。母親看見他時已經是他失蹤10天以后了。這就是當時轟動全國的我國冀南地區,涉及河北、南京、上海等19省市大半個中國的“騰空飛躍事件”。解讀專家認為需要今后科學證實。



黃延秋事件 真相大白




黃延秋,男,1950年生。家住河北省邯鄲市肥鄉縣北高鄉北高村。農民。現有一女一子,其子女都已成家,其兒子已生有女。從家庭構成講他是一個做了爺爺的人,另有七旬老母在堂。在村里是一個誠實、本份、而富裕的人家。1977年7月27日至1977年9月28日與外星人同行三次,累計十一天的事情就發生在他的身上。
1977年7月27日(農歷6月12日),村東住的青年農民黃延秋領了結婚證,蓋了新房,和新娘很快拜堂的前些日子,卻在那天晚上失蹤了。人們四處尋找仍然渺無音訊。當時黃延秋只有21歲,原是曲周縣老營村人,18歲初中畢業后過繼到肥鄉縣北高村的姨家,改口叫母親,為人老實憨厚,他的失蹤使眾多村民為之不安,他母親和未婚妻更是深為憂慮。


黃延秋事件人證

黃延秋事件 真相大白24 / 作者:傷我心太深 / 帖子ID:20397,59547


對黃延秋的經歷,筆者進行了長期地調查和核實。經查,他的第一次失蹤是可以有電報上的時間作證,事發后的第二天,上海遣送站的確給辛寨村發了電報;第二次失蹤也有部隊對他進行了詳細地調查,并匯報到邯鄲市地委,地委備有存檔;第三次的出走,據他的回憶只有天氣可做參考,根據國家氣象臺的資料分析。事發的時間內他所經過的九大城市當天的天氣狀況是晴天或多云,福州天氣是陰。這與他的口述基本相符。


黃延秋事件人證之一:呂慶堂

地點:上海市浦東東昌路東園一村138號408室
調查人:林起(中國農業工程研究設計院高工)
呂慶堂:原上海浦東高炮三師后勤部部長,已離休
呂慶堂談:我只見過黃延秋一次。是他第一次來高炮師部隊軍營在我家住了一個晚上,見過面和他談過話的,覺得他是個憨厚老實的農民,問他時,他才回答幾句。他第一次來我家的經過是:我用部隊小汽車,派了后勤部副部長盧俊喜和從家鄉來的黃的堂哥黃延明和遠親錢郝的一起去上海市蒙自路收容所領出黃的。接回我家后,給他吃了一斤掛面。第二天,就派盧俊喜副部長和干事王惠恩,送錢郝的等陪黃乘火車回老家的。

他第二次來我家是他自己一人找到我家的。當時我在南京開會,當時是我老伴和兒子呂海山接見的。兒子給他煮了一斤掛面,他全吃了。吃了就呼呼睡了。我的副部長盧喜俊打電話到南京找我請示,我電話中說再派車送黃上車,叫后勤部副部長和我的兒子在第二天給黃買火車票和點心后送黃上火車的。我還叫盧副部長訓黃一頓。第二天派了車,由兒子海山送黃到火車上,給他買了吃的,還給他零用錢,直看到火車開后,才回家。對黃第二次來我家一事,我很奇怪。第一次來,是用我部隊小汽車把他接到我家的。而第二次來,是黃延秋他穿過上海市到浦東這么遠的路來的(從上海原北站到部隊駐地,坐車、船要走一個半小時)。他不知道路和我家地址,他是怎么到我家的?部隊門衛和傳達室都不知道黃進來,他不經過門衛和傳達室是怎么進來的?黃從家來上海一天多就到達,太快了,我不理解。

注:上海浦東原高炮師的地址要從上海火車站換兩次公共汽車和一次長途汽車才能找到。

黃延秋事件人證之二:李玉英

黃延秋事件 真相大白46 / 作者:傷我心太深 / 帖子ID:20397,59547


地點:呂慶堂家
李玉英說:“對黃延秋的印象,兩次來家我都見到了。是個老實巴交的農民,穿農村白粗布的衣服。到我家來也沒有目的。問他是怎么來上海的,他兩次來都說:‘不知道怎么出來的!’。黃當時的神志表現正常。

一次來浦東高炮師后勤部營房,他找到我家時的情況:他來前,在家鄉時,是養母(姨媽)養大他的。他姨媽說:一天晚上大隊開會,黃開會回來到九、十點鐘就睡了。早上找他上地,沒有人了,到中午也不見,四處親朋處找,也沒有。后來,辛寨收到上海第六收容所發錯地點的電報。他養母找到大隊書記。才找到電報。知道黃延秋被上海收容所收容。養母和錢二黑(錢郝的)和呂慶堂的妹妹呂秀香住在一個村。知道她有個哥哥呂慶堂在上海。所以就由呂的妹妹和錢郝的一起到上海呂慶堂家。
上海后,由部隊的后勤部派吉普車陪錢郝的去收容所接黃延秋到我家中。據當時接黃的人反映:黃延秋說:‘我在上海出了火車站、被警察發現了,帶到收容所,一心想回家。’錢去接他時,黃延秋向錢跪下,哭了,說:‘你可來接我了!’出收容所時,收容所還給他一個包(內裝一身土布衣服、布鞋、一個茶缸、30元錢,錢在一個黃鐵盒里),黃說:“不是我的東西,他不要。”包給他后,由錢陪他坐吉普車到呂慶堂部隊的家。當時,他一身臟的白粗布衣,呂的妹妹給他換洗衣服。我們問他:“你在南京上火車,誰給買的票?”他說:“有兩人給我買票,是山東的。”第一次,黃到我家住了一個晚上,就由錢二黑陪他回老家。要了解黃怎么進收容所、到所以后情況、住了幾天。出所時的表現,回家時在火車上的表現,說了些什么,錢最清楚。錢現年七八十歲,記憶力好,可向他調查。

黃延秋第二次到我家情況:來那天,雨特別大,兒子打電話給我,說:“夢游又來了!”兒子給他煮了一大把(500克)掛面。黃全吃了。我回到家時,見黃已在躺椅上睡著了。我當時找后勤部副部長盧俊喜。盧往南京打電話,告訴呂慶堂。我和盧副部長一起到家。問黃延秋:“干什么來的?”回答:“我是跟兩個當兵的進來的”。問他:“誰帶你來的”。黃答:“我自己來的”。問他:“門衛沒有問你?”黃說:“前面有兩個當兵的。我跟著就進來了。”問他:“干什么來的”黃回答:“我什么也不干。” 當告訴他:‘明天你就回去。給你買火車票,你回去’時,黃說:“好,好,回去。”當晚,叫黃睡在我兒子房內。并叫兒子經常醒來,注意黃的行動。第二天早晨,部隊派吉普車,由我兒子送黃上火車,還給了他一些錢。他第二次來家是空手的。后來,我和呂慶堂回老家時,聽呂慶堂妹妹講,黃延秋第二次回去后,又走出去九天,到各地去了。他的養母也不找他了。


黃延秋事件人證之三:李慶堂,當時邯鄲市地委書記

黃延秋事件 真相大白30 / 作者:傷我心太深 / 帖子ID:20397,59547

調查時間;1993年7月24日下午
地點:邯鄲市東風劇院辦公室
被調查人:原邯鄲地區原地委書記李慶堂。男,65歲。
住址:邯鄲地委家屬院
李慶堂說:“1977年底。我在地委工作時,接到肥鄉縣公安局、宣傳部、武裝部聯合寫的一個報告。報告內容當時我看過。與你們寫的沒有什么出人。當時作為一個階級斗爭的動向準備上報。后來一考慮與階級斗爭又無法聯系上。也沒有上報,原件可能還在原地委檔案中。


黃延秋催眠測謊

黃延秋事件至此,并未結束。2002年12月14日上午九時中國UFO協會北京分會的調查員張靖平、肥鄉縣UFO協會理事長冀建民與中國著名的催眠大師北京大學醫學部教授吳醫師協同黃延秋一同來到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302醫院,對黃延秋發生在25年前的經歷,進行了催眠調查。催眠中吳醫師和張靖平對黃延秋所述,除了細節更清楚、明晰之外,沒有不實之處。但是,讓人想不到的是,在催眠進行到最后一次的時候,黃延秋突然被25年前背他飛行的高登民叫醒。從催眠狀態中醒了過來。

下面是當時催眠中的一些對話:

吳醫師:那么,你再想想,帶你到處跑的那兩個人,他們的形象。剛才你說過他們的眼睛大,現在仔細想想,還有什么特點,比如鼻子、耳;朵、嘴巴呀? 黃延秋:長臉看不到什么特殊,和我們一般人基本相似。 冀建民:臉黑點?白點? 黃延秋:臉挺白的。吳醫師:耳朵什么樣子? 黃延秋:耳朵和我們的差不多。 張靖平:頭發什么顏色? 黃延秋:黑顏色。 張靖平:他留的是平頭還是長頭發?

黃(下簡稱):他們留的好象是背頭。
張:那你現在仔細想想,眼前能出現這兩個人的形象嗎?
黃:現在腦子里比較清醒。
張:看到他們兩個人的形象嗎?
黃:看不到。 張對吳說:讓他在催眠中再看看那兩個人的形象。吳:老黃,你再仔細想想,除了他們眼睛有特色之外,還有什么其他爵特點?你注意他們的容貌嗎?
黃:怎么看不著?張:你在這個狀態下,仔細想想他們的形象?看在你的腦海里能看到他們倆嗎?
黃:看不到他們倆。
吳:能不能回憶他們倆的形象?
黃:他們倆的形象回憶的差不多。
張:你再仔細地回憶,把他們的形象記在你的腦海里?感覺自己能記住回憶起他們的形象嗎?黃長時間地沉默。張再次問:能記住他們的形象嗎?’ 黃開始擺手,看不到……張:你想想從蘭州的旅館到北京……
黃:看不到、看不到……是張靖平叫我來這里的。


張:誰同你張靖平?黃:你是,你……你是不讓我問你的名字,是張靖平,什么……老冀家在場呢?……你能叫……張靖平,就在我的眼前。你能叫他看到你嗎?黃對我們說:你們能聽到他跟我說話了嗎? 張:我聽見了,是他問你嗎?” 黃:就是他。張:你感覺是他們?是年齡大一點的那一個?還是小一點的那一個? 黃:明天,我回去還不知是那一天。黃:回去的時候,怎么,按我心里想的,那不行。我心里想的你怎么會知道?我心里想的而已,不行,走啦。你現在看到他了嗎?我看不到。他能和我說話,他說按我心里想的叫張靖平說,那他還是走了。
黃自己從催眠中醒來。黃對我們說:我怎么摟不住他,讓大伙看到你……他光讓我聽見他的聲音。昨天我心里想的,他怎么知道我心里想的。、
張:他知道你心里想什么?昨天我看電視的時候,我想從北京捎點、東西……吳:是剛才你耳朵里出現了他的聲音嗎? 黃:出現他的聲音了。張:他還說讓咱們找到他們嗎?黃:他怎么知道你叫張靖平?我昨天想買一件外衣作月念。我知道老冀經濟困難,怎么好意思讓他買。剛才心理出現了聲音了,就是看不到他。就按你心里想的叫張靖平給你辦。
吳:說我了嗎? 黃:沒說你。他說了冀。他說老冀也在場……,他讓我到家了就把全部情節告訴你(指老冀)。 黃:留下你的證據。黃:讓張靖平自己慢慢找?……到唐山公安的畫像就不要做了?……你們不想和張靖平說話……是聽不到呀。下面的測試就不要做了。北京以前還有些意思?是!以后,不是走就是睡?……是是。此刻,黃延秋睜開了眼睛,從測試床上下來。不再配合張靖平、吳醫師的催眠調查。

在這段催眠中,黃延秋的心理能被原來的飛人“看到”。黃延秋能在無人的情況下.象遙控一樣與飛人(此時,也可能是隱形的)通過思維波與飛人聯系交談(飛人的說話別人都聽不到)。從這些現象分析,與黃延秋同行的一定是外星人。而不是地球人。


黃延秋事件記者采訪

以下是記者王瑞亮對黃延秋的采訪記錄:

在黃延秋第一次出走,回來的時候.飛人給他那個裝著他的襯衣、襪子、內褲的包袱。據黃的母親說,當時他的衣服都是散亂地放在炕上,平時,連他自己都難找到。他走的時候,我已睡下,門是關著的。窗子是方木格,每格30x30厘米,現已作了雞舍的窗子。人是難以鉆進來的。可是、卻不知省誰把他的衣服從關著的屋中拿走了。他回來的時候,包袱里裝著他的衣物,放在他的身邊。包袱里放著一個黃銅顏色的鐵盒。盒中放著30元錢,盒子的上盒蓋內面有一只紅公雞。黃延秋是屬雞的。后來錢讓黃延秋花了,盒子讓鄉里的治安員拿走了。據冀建民說,1978年時他也驗證和調查過此事,是事實。 從黃延秋飛過的路程來計算,是一個等邊三角形,整整一萬公里。


如果把方盒看成代表是“地方”,30元中的“元”,代表天圓,30是三十年的代稱,雞是雞年的代稱,而接近30年的一個雞年就是2005年。那么,這一年,會有什么事發生?是我們戰勝了一種新的傳染病,比如.瘋牛病、艾滋病等?還是我們又有什么重大的發現?至今這個謎題無人揭開。在采訪結束時,我問黃延秋:“你想念與你同行的飛人們嗎?”
“想。”黃延秋很深地點著頭,眼里含著淚水。這樣的感情經歷和表情使我心中大吃一驚。是的,情到深處人孤獨,也許這些年,黃延秋的內心深處無時不承受著思念他們的痛苦。2003年5月,我打電話問張靖平,你說能不能找到那兩個飛人。張靖平很有把握地說:能,兩年之內,一定!!



黃延秋事件背后的真相大白



黃延秋事件,被好事者列為所謂的中國十五大真實靈異事件之一,其中還列有雙魚玉佩、黃河棺材、成都僵尸等無稽之談。

我們渴望從物質社會對我們靈性的束縛中解脫開來,顯現我們自身的存在意義,追求屬于我們的立足之地,進入重重迷霧之中與時間廝殺。

但是,喜歡對神秘事物的探索求知,并不意味著我們要和愚昧的迷信之輩同流合污,而是敢于在固執與迷信的雙重包圍之下,化腐朽為動力展翅高飛!

飛翔是人類的夢想,這個夢想誕生了現代飛機甚至太空飛船,但除了借助機器及燃油的動力之外,人類是否能夠靠自己翱翔于天際?

現實答案是不可能的,閱覽這個問題,我們只能在古代的神話傳說以及現代的科幻故事之中找到肯定,提供幻想的原型與科學技術讓其成真有相當漫長的距離。
那么黃延秋案例該歸判于何方?是現代神話還是另有奧秘?又有什么現實意義?

黃延秋、孟照國、以及曹公之事,引各方矚目的其實是運用了“外星人劫持”此個概念,而非什么“真實靈異事件”的概念,這個需要還原,以便了解下背景。

20 世紀末21世紀初,中國的UFO熱到了一個頂峰,各種研究UFO的團體林林總總,關于國外的UFO以及外星人等資料,部分人有一定的了解,雖然我們UFO 的目擊案例非常多,但是,當時國內還沒出現過外星人劫持的案例,而孟照國事件就是在UFO熱潮背景下作為中國首個被記錄在案的第四類接觸廣為人知,其帶來的宣傳效應不言而喻。

簡單說下孟照國事件,孟照國被外星人所劫持之事,我個人而言并不熱衷去翻看其中有何奧妙,雖然這件事從頭到尾都不是很簡單的事,但這件事卻很奇妙的和國際接軌了,在墨西哥也有人和孟照國一樣被外星人劫持,而且兩者同樣的還發生了雜交,孟照國事件中的女外星人取種后所說的話和動作簡直就是墨西哥那起案件的山寨版本。

我認為孟照國劫持案相比美國的首起第四類接觸的貝蒂案件大為遜色,或許這比較符合中國制造的韻味。

雖然如此,孟照國事件過后并沒有冷卻下去,經央視調查后再次推向一個高峰,沒等該事件冷卻下來,UFO迷及團體組織又都在熱切的盼望其他案例的出現,后來就有黃延秋以及曹公的事被張靖平帶至公眾面前,張靖平我挺佩服他的,雖然他的視線如其本人近視一般不會離開外星人,但是他的嗅覺顯得很靈敏,知道這些事會引起公眾對UFO的熱情。

有什么比黃延秋這件事能引起公眾對UFO的熱情呢?

引起關注的并非黃延秋本人,而是那兩個神秘的飛人。

飛人神秘的出現,又能夠載人飛行,瞬間又能轉移到千里之外,而被包裝為外星人后,就像一出現代的商業好萊塢巨片,更加堂而皇之的奪人眼球。

神秘的飛人從分析來看確實和外星人有些因素類同。

例如神秘的黑衣人,和偽裝為美軍的外星人,還有心靈感應等。神秘飛人一登場就是交通警的打扮,他們還假扮過***、部隊人員,喜歡假扮為ZF人員正是黑衣人所喜歡的,而在黃延秋想去臺灣時,神秘的飛人指著大海的另一端說:“現在還不是時侯,還沒統一,不能去。”言下之意,他們似乎已經知道有統一的那么一天,所以關于他們是來自多維或者時間旅客的猜測也頗為符合。


但是神秘的飛人真的就如張靖平和翼建民所宣稱的外星人嗎?

了解了黃延秋之事出現在公眾面前的背景后,我們再了解下黃延秋這個人。

黃延他是1950年生,是河北省邯鄲市肥鄉縣北高鄉北高村人,三次被所謂的神秘飛人劫持,他因此事而失去第一次婚姻,失敗的婚姻也成了一份證據。

據資料說,他是一個老實、本分、富裕之人,但他是不是老實、本分?我看難說。因為在被催眠之時,居然把透露出自己的心聲都記錄了下來,證詞上面有黃延秋要別人給他買個外衣作月念的記錄,他如果富裕還要求經濟困難的翼建平給買個衣服,這是個老實本分的人嗎?

還是說有某些人做了讓他不安分的事。

“黃自己從催眠中醒來。黃對我們說:我怎么摟不住他,讓大伙看到你……他光讓我聽見他的聲音。昨天我心里想的,他怎么知道我心里想的。、張:他知道你心里想什么?昨天我看電視的時候,我想從北京捎點、東西……吳:是剛才你耳朵里出現了他的聲音嗎? 黃:出現他的聲音了。張:他還說讓咱們找到他們嗎?黃:他怎么知道你叫張靖平?我昨天想買一件外衣作月念。我知道老冀經濟困難,怎么好意思讓他買。剛才心理出現了聲音了,就是看不到他。就按你心里想的叫張靖平給你辦。 吳:說我了嗎? 黃:沒說你。他說了冀。他說老冀也在場……,他讓我到家了就把全部情節告訴你(指老冀)。 黃:留下你的證據。黃:讓張靖平自己慢慢找?……到唐山**的畫像就不要做了?……你們不想和張靖平說話……是聽不到呀。下面的測試就不要做了。北京以前還有些意思?是!以后,不是走就是睡?……是是。此刻,黃延秋睜開了眼睛,從測試床上下來。不再配合張靖平、吳醫師的催眠調查。”

其實黃延秋之事他的疑點就是被催眠后所暴露出來的。

“張:誰同你張靖平?黃:你是,你……你是不讓我問你的名字,是張靖平,什么……老冀家在場呢?……你能叫……張靖平,就在我的眼前。你能叫他看到你嗎?黃對我們說:你們能聽到他跟我說話了嗎? 張:我聽見了,是他問你嗎?” 黃:就是他。張:你感覺是他們?是年齡大一點的那一個?還是小一點的那一個? 黃:明天,我回去還不知是那一天。黃:回去的時候,怎么,按我心里想的,那不行。我心里想的你怎么會知道?我心里想的而已,不行,走啦。你現在看到他了嗎?我看不到。他能和我說話,他說按我心里想的叫張靖平說,那他還是走了。”

這段文中的張就是張靖平,黃延秋受張靖平之邀去做催眠,催眠師是一個姓吳的醫師,張靖平當時是UFO協會的調查員,黃延秋一事他有很大的功勞,我們回頭看此段記錄時,明顯可以看出張靖平正在暗示黃延秋按照自己的思路回答問題,但黃延秋沒有配合他的暗示,而是說那是我心里虛構的,你叫我怎么能夠看到一個虛構出來的人呢?

由此看出黃延秋確實是一個老實人,或者說如果黃延秋一事是個騙局,他只是一個傀儡而已,讓他說什么話可能是都有人提供了劇本,報酬什么都暴露出來了。

不止這位老實人提出要弄件外衣的要求,看這兩段記錄,我們可以看到某人是車果果的急了,拼命的在做挽救,提醒黃延秋說我想把北京帶點東西(我想從北京捎點、東西……)給你,潛臺詞可能是說你如果要東西的話好自為之,因為連黃延秋是昨天剛想出如何對答都曝光了,這是本案比較大的疑點。

我們分析事物首先要從真假判斷中下手,如果不論真假,一概聽之,那么就會越走越錯,被人家牽著鼻子走。

我認為黃延秋事件并非如張靖平等人一廂情愿的外星人劫持案,某些人所做的只是在破壞整個事情的研究結構,大放迷霧。

如果黃延秋這個事還有什么可以談的,只得從證據來分析了,但很多證據只是黃延秋的證詞,這上面有多少水份?多少是真話?

只有一份充滿水份的書面資料,我們還原事情的本來面目是很有難度的。




神秘的飛人據不少人猜測說是山東人,從黃延秋的證詞中看,似乎是他們在墻上留下“山東山東高登民、高延津。”的字眼,看起來這兩個人是山東人,又有人根據黃延秋的描述后勾畫出素描猜測這兩人長得像山東人,這其實談不上有什么意義,因為我說他們像廣東人也可以。



不過,在證詞里確實有不少地方和山東有所聯系,例如黃延秋說看了幾部電影,一部是在北京看的“逼上梁山”,一部是在天津看的“苦菜花”,都是在山東發生的故事,黃延秋是河北人,為什么要和山東有聯系?等一下我再說明。

根據黃延秋的游記所言,有些地方也許很多人沒留意到,就是神秘的飛人似乎和中國小學的語文有不解之源。

第一次他們說要去看日出,無意識中提到了課文,第二次是在到南京的長江大橋,雖然沒提及課文,但我們可以查找到小學的語文課中有一篇寫的就是南京的長江大橋,為什么不是武漢的長江大橋,這是一條很珍貴的線索,按圖索驥,我們大概可以從小學四年級到五年級的語文課本當中找到逼上梁山、苦菜花、日出、南京長江大橋這些素材,這讓我們不僅懷疑,黃延秋的游記證詞會不會就是把這些素材拼合為一個讓人匪夷所思的劇本?

先不說一個人能否記得三十年前的細節,包括談話等內容,單就是那句無意中說到小學的課文這句話所引發的猜測,這難道是黃延秋在口述幾十年前發生的事時,無意中露出了馬腳,也就是說這位老實人其實沒有這些地方的經歷,為了制造聳人聽聞的故事,讓人找來這些素材給他編造一幕美麗的騙局?或者是有高人指點?

除此之外證詞里面說到的200塊錢吃一頓飯菜,還有“快餐”這種奇異的詞語等等難符合當時現狀的事情,還壓根沒提到糧票,其實在60年代當時還是靠糧票為主的社會,而不是靠錢,如果說神秘的飛人神通廣大,不用糧票就能騙過服務員,那么干脆就無須動用到錢。



接下來說到“鐵證”的電報日期和黃延秋失蹤時差10小時這個問題,電報可能沒問題,我認為主要是黃延秋失蹤的時間出現問題。

失蹤時間如果只依據他本人和周圍的人所證明,這也是能造假,或者誤解的,而且黃延秋也有可能失憶,對于他真正離開家鄉的時間一無所知,直到了后來才給出是 27日失蹤的,為什么假定是27日,那是因為這是根據黃延秋自己回憶并描述的只睡了2個小時所給出的失蹤日期,其實他早就在27日的前幾天就失蹤了,人們并沒有去計算他真正失蹤的時間是什么時候,第二次和第三次失蹤也是如此。

至于他為什么能夠進入到部隊內部,那是因為他在第二次去呂慶堂家已經暗自記住如何走,而且衛兵以為他是呂慶堂的什么人才放行,而且還通知了呂慶堂,另外在這里要提到一個重要的漏洞,證詞出現矛盾,根據李玉英說她聽黃延秋的養母說,黃延秋第一次失蹤并非是在結婚的當天晚上。

“一天晚上大隊開會,黃開會回來到九、十點鐘就睡了。早上找他上地,沒有人了,到中午也不見,四處親朋處找,也沒有。”

這就證明所謂的10個小時到達上海完全是后來所編造的,也許他也根本沒有去南京,而是一直如夢游的人,到達了上海。

海市蜃樓的蜃,一說為蛤蜊,一說為龍種,據說能吐出迷霧變化為高樓大廈的幻境,而山東是海市蜃樓較為突出的地方,古時被人稱為蓬萊仙境的地方據說就在山東,神秘的飛人為什么喜歡山東,或者就是山東人,這是說明他們有可能是仙人,還是說某些“蜃”為了高攀上神仙,而吐出來的幻景。



雖然我想說黃延秋事件中有水份,不過也有些地方可能為真實,官方雖然給它的定義為夢游,我看可能還不是真像,這還得從黃延秋說起。

黃延秋他這人在年輕時可能向往城市和部隊的生活,因為需要每天勞作,工分只有一毛多點,而且結婚對象并非自由戀愛,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正是對世界充滿幻想的年紀,他一直期盼著能夠實現夢想,但老實本分的農民和環境的壓迫下,又如何實現這個夢想?

婚期將近,急劇的矛盾和長期壓抑之下的變通出現了心理異常而做出他不會不敢做的事,例如一個人跑到上海去卻失憶,以我個人來判斷夢游只是一種表現,他可能還有某種人格異常,神秘的飛人就是他自己心理方面的某個人格,由于主次人格和幻境讓他變得異常,人們由此產生的誤解又以訛傳訛,也造成此事后來被扭曲得像但丁的神曲。

可幸的是時代也就在那時出現了轉變,人們更加自由,擁有更多選擇的權利。

我不否認黃延秋事件當中不少內容和國外第四類接觸有很多類似之處,例如不知覺的出現在戶外,還有瞬間飄移到千里之外,但黃延秋證詞中的漏洞讓我們的研究一時已經無法深入。

關于神秘的飛人存在與否也以是次要,主要的是這兩個飛人他們給我們展現了一種時代的鴻溝,神秘的飛人意味著人類在某種壓抑下的幸福象征,是一種集體無意識對現實困境下的反抗和超越,由此飛得離天堂更近。

如果你回想下,似乎是如此,因為我們這個時代相比60年代,飛機、地鐵、高速列車那種不是神行千里,而物質生活讓我們天天看電影都不覺得稀罕,還有各種山珍海味飽食無憂,祖國的統一也近了,由此看來,神秘的飛人背著我們跨越了黑暗的迷霧,目的地已經就在眼前。

“朝騎鸞鳳到碧落,暮見桑田生白波。長景明暉在空際,金銀宮闕高嵯峨。”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收藏收藏 支持支持 反對反對

探尋外星文明的道路很孤單!賞一杯咖啡,你懂的~

×

打賞支付方式:

zfb

打賞

推薦
online_member 發表于 2015-10-1 23:55:56 | 只看該作者
人類確實需要一個認知過程,但是對普通人而言,似乎意義不大,他們無力改變,也不關心。他們只關心切身利益,只關心生活、生存問題。
沙發
online_member 發表于 2015-10-1 23:03:42 | 只看該作者
真相大白?!
板凳
online_member 發表于 2015-10-1 23:33:28 | 只看該作者
分析也算合理。至少這些聲稱接觸過外星人的人沒有了下文,因為真的有虛構嫌疑,不敢再繼續下去。
地板
online_member 發表于 2015-10-1 23:37:11 | 只看該作者
既然外星人不想干涉人類發展,為何又不斷出現在人們面前,特別是普通人群。普通人的證言往往不足采信。
5#
online_member 發表于 2015-10-1 23:42:48 | 只看該作者
外星人似乎很喜歡通過普通人發表對地球的擔憂,就目前人類發展從總體而言,是以犧牲環境為代價來獲得更舒適的生活。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會員 qq_login

本版積分規則


ad_close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超级大乐透复式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