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中文網

 找回密碼
 注冊會員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login

手機號碼,快捷登錄

快捷導航
搜索
查看: 20359|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收起左側

Dyatlov事件

[復制鏈接]
005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online_admin 發表于 2015-8-25 00:30:55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達洛夫事件是什么?

達洛夫事件又叫“Dyatlov事件”,Dyatlov事件是指1959年2月2日晚發生在烏拉爾山脈北部的9位滑雪登山者離奇死亡的事件。這個團隊的隊長叫做Dyatlov,他們在登“死亡之山”的東脊時發生事故,10人死9。
這起著名的離奇山難死亡事件是發生在1959年2月2號冬季,地點在俄羅斯中西部烏拉爾山脈北部,當時有10名烏拉爾技術工藝學院組成的滑雪隊成員(里頭有在校生和畢業生),年紀最大的是37歲,最小21歲。8男2女人共10人,他們1月27號在烏拉爾山區的一處名為Vizhai的地方啟程出發,展開為期三周的登山之旅,其目的地是要前往Otorten山(距離大約81公里),這座山名據當地土著曼西河語的意思是:”不要去”!隱藏有危險的意味。
Dyatlov事件后來甚至被改編成電影,大家可以去搜索看看,在整個事件后,不少陰謀論者認為,這是一起UFO謀殺人類的事件,這也就是非常奇怪的事情,因為在其他案例中,UFO都只會綁架人類,沒有發生過直接殺害人類的,這也給動物殺害的提供了反駁的理由。


Dyatlov事件25 / 作者:傷我心太深 / 帖子ID:20207,57271



Dyatlov事件經過




這個事件是指1959年2月2日晚發生在烏拉爾山脈北部9位滑雪登山者死亡的事件。這個團隊的隊長叫做Dyatlov,他們在登“死亡之山”的東脊時發生事故,整隊死亡。之后對此事的調查顯示這些登山者的帳篷是打開的,他們在厚厚的雪上赤著腳,他們的尸體沒有任何打斗的痕跡,其中一個顱骨斷裂,兩個肋骨斷裂,一個舌頭失蹤,還有一些人被破爛的衣服包裹,而這些衣服又好像是從已死的人身上剪下來的。研究發現,死者的衣服含有很強烈的放射物,盡管這些放射物有可能是后來被添加進去的。但是沒有任何證據顯示相關涉及。一位調查的醫生說三名死者的致命傷可能不是由人造成的,而是一種極端力量。迄今為止這種未知力量仍是個謎。

Dyatlov事件細節:

1.帳蓬由內被割開。
2.幾個死者離帳篷由近及遠分別是:三個明顯想回來帳篷的依次排成一隊、在樹林里火堆旁兩個應當是最早死的,他們被剝成了一絲不掛衣服被供給其他人穿。最遠的是死在河澗里的。一個女生的舌頭不見了。一個男人顱骨碎裂了。
3.幾人全部衣不擋體,鞋子和大部分衣物留在帳篷里。
4.他們的衣服發現有放射線,有家人聲稱葬禮上發現他們的臉色變得象是曬過,頭發是灰白的。
5.有生火跡象,甚至5米高的樹枝也被折斷。



Dyatlov事件12 / 作者:傷我心太深 / 帖子ID:20207,57271


從左至右,Lyudmila Dublinina、Rustem Slobodin、Alexander Zolotaryov和Zina Kolmogorova,拍攝于1959年初。

九位有經驗絕非菜鳥的越野滑雪者在半夜里突然匆忙離開他們的帳篷,連滑雪板、食物和各自的保暖衣服都沒來得及帶上。

這些年輕人穿著睡覺時的衣服,急速沿著積雪的山坡向下,朝一片濃密的森林跑去,可是在零下30攝氏度左右的刺骨嚴寒中,跑到森林也毫無生存希望。

當年困惑的調查員說,這個滑雪探險隊死于“一種極強大的未知力”——然后突然終止了案件調查,將文件列為最高機密。

這場發生于49年前的一個周六的死亡事件依舊是烏拉爾地區最神秘的事件之一。雖然和此事有關的記錄在20世紀90年代初解密,但是死者的友人們仍然在尋找答案。

“假如我有機會問上帝一個問題,這個問題會是,‘那天晚上我的朋友們到底發生了什么?’”滑雪探險隊唯一生還的隊員Yury Yudin說。

1959年1月28日,Yudin和其他九名烏拉爾工業學院(Ural Polytechnic Institute)的學生開始滑雪探險烏拉爾北部的Otorten山。Yudin在Vizhai附近生病,于是離隊折返。Vizhai是去山區路上最后一個居民點。

Dyatlov事件23 / 作者:傷我心太深 / 帖子ID:20207,57271
1959年1月下旬,Yuri Yudin因病離隊時擁抱Lyudmila Dublinina,旁邊是Igor Dyatlov。



根據探險隊其他成員的日記和拍攝的照片,重建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本文寫作時參考了調查員報告中的日記和照片的副本。

滑雪隊員們,在23歲的Igor Dyatlov率領下,2月2日晚在鄰近Otorten山的Kholat-Syakhl山的山坡上建立了營地。他們大約在下午5:00時支起帳篷,調查員說,這是根據在隊員們遺棄的物品中找到的一卷膠卷中洗出來的照片推斷的。

Dyatlov事件3 / 作者:傷我心太深 / 帖子ID:20207,57271
在營地找到的一卷膠卷中洗出的照片,顯示滑雪隊在1959年2月2日下午5點時建立營地。



為什么九位滑雪者挑選這個位置宿營不清楚。其實探險隊本可以朝山下走1.5千米去一片森林扎營,森林可以提供遮蔽,幫助他們對抗惡劣天氣。

“Dyatlov可能是不想走回頭路,或者他決定實戰演練山坡扎營。”Yudin在靠近葉卡捷琳堡的一個名叫索利卡姆斯克(Solikamsk)的城鎮接受電話采訪時說。現在改名為烏拉爾國立技術大學(Ural State Technical University)的烏拉爾工業學院就座落在葉卡捷琳堡。

滑雪隊離開學院出發去探險的時候,Dyatlov答應只要從Otorten山回來抵達Vizhai就會立即發送一封電報,他說不會遲于2月12日。

不過Yudin說Dyatlov在分別時告訴他,滑雪隊可能會比計劃的晚幾天返回。

因此,2月12日時,雖然滑雪隊沒有出現,但是并沒有人擔憂。

一直到2月20日,在隊員親屬們發出警報之后,學院才派出一個由教師和學生組成的搜救小組。警方和軍方稍后也派出了飛機和直升機。




令人困惑的證據

志愿搜救人員在2月26日發現了廢棄的營地。

“我們發現帳篷半倒,而且被雪覆蓋。帳篷空無一人,但全隊的物品和鞋子都留在了帳篷里。”發現帳篷的學生Mikhail Sharavin在葉卡捷琳堡接受電話采訪時說。

調查員們說帳篷是從里面割開的,而且在厚度以米計算的雪上數到8至9個人的足跡。這些足跡是穿著襪子、一只鞋子或光腳的人留下的。

調查員們把足跡和滑雪隊隊員們進行了匹配,認為沒有證據證明發生過搏斗,也沒有證據證明有外人進入過營地。

足跡往山坡下走,指向森林,但是500米后即消失不見。

Sharavin在森林邊緣的一棵高大的松樹下發現了最早被發現的兩具遺體。這兩具遺體是24歲的Georgy Krivonischenko和21歲的Yury Doroshenko,光著腳而且只穿著各自的內衣。

附近有一個火堆的燒炭痕跡。那棵大松樹有樹枝折斷,折斷痕跡最高的在5米高處,說明一名滑雪隊員爬上了大樹試圖張望什么,可能是試圖尋找營地,Sharavin說。折斷的樹枝散落在雪上。

接下來發現的三具遺體是22歲的Dyatlov、Zina Kolmogorova以及23歲的Rustem Slobodin,他們在大松樹和營地之間被發現。遺體倒地的姿勢顯示這三人去世時正在試圖返回營地。

當局立即啟動了一個犯罪調查,但是尸檢沒有發現有犯罪行為存在的證據。醫生說這五位隊員死于體溫過低。Slobodin的顱骨有骨折,但是那個傷害不認為是致命傷。

尋找余下的滑雪隊員們又花了兩個月。最后在離那棵大松樹75米遠處的森林溝谷的4米深的雪下找到了他們的遺體。這四位隊員是24歲的Nicolas Thibeaux-Brignollel、21歲的Ludmila Dubinina、37歲的Alexander Zolotaryov、25歲的Alexander Kolevatov,看起來他們是受傷而死。Thibeaux-Brignollel的顱骨被擊碎了,Dubunina和Zolotarev有很多肋骨折斷,Dubinina失去了舌頭。

不過這些遺體也沒有外傷。

這四人穿著比其他人要好,看起來他們把先去世的人的衣服脫下來給還活著的人穿。Dubinina的人造革外套和帽子被Zolotaryov穿戴著,而Dubinina的腳上裹著一塊Krivonishenko羊毛褲。

使事件更加神秘的地方是對衣服的測試發現它們含有高水平的放射性。

不過幾個月后調查就結束了,調查員們說他們沒有發現存在任何犯罪者。案件的文件被送往一個秘密檔案。有3年功夫,滑雪者和其他探險者都被禁止進入這個地區。


Dyatlov事件64 / 作者:傷我心太深 / 帖子ID:20207,57271
Igor Dyatlov


“當年我12歲,雖然當局努力使死者的親屬們和調查員們都閉嘴不再吭聲,但是我記得公眾對這個事件反響很大。”正在試圖揭開神秘真相的葉卡捷琳堡的Dyatlov基金會的主席Yury Kuntsevich說。

調查員們首先研究了當地的曼西人因為滑雪隊員們闖入領地而報復殺死他們的假說。不過沒有發現任何證據支持這個假說,而且Otorten山和Kholat-Syakhl山都沒有被曼西人視為神圣或禁止進入的地區,案件文件中說。

一位在1959年檢查隊員遺體的醫生說,他認為沒有人類能造成這樣的傷害,因為打擊的力量太強,居然沒有損傷軟組織,這進一步推翻了曼西人謀殺假說。

據案件文件記載,Boris Vozrozhdenny醫生說,“和被小汽車撞的效果一樣”。




明亮的飛行球體



1990年,首席調查員Lev Ivanov在一次采訪中說,他得到地區高級長官的命令結束案件調查而且調查結果全部被列為機密。他說,官員們因為1959年2月至3月期間在案發地區出現多起“明亮的飛行球體”目擊報告而擔心,包括氣象部門和軍方都有目擊報告。

“我當時懷疑現在幾乎可以確信那些明亮的飛行球體和滑雪隊的死亡有直接聯系。”Ivanov告訴一家名叫Leninsky Put的小型哈薩克報紙說,Ivanov在哈薩克斯坦退休然后去世。

秘密文件中包括事發當晚在事發地南側50千米處宿營的另一個探險隊的領隊的證詞。他說他的探險隊看到Kholat-Syakhl山方向的夜空里漂浮著奇怪的黃色球體。

Ivanov猜測一位滑雪隊員在晚上走出帳篷,看到球體,就大喊叫醒了其他人。Ivanov說,在他們跑向森林的時候,球體可能爆炸了,殺死了那四位遺體上有重傷的隊員,而且使Slobodin的顱骨骨折。


Dyatlov事件58 / 作者:傷我心太深 / 帖子ID:20207,57271
Yuri Yudin


Yudin說他也認為是一個爆炸殺死了他的朋友們。他說這個事件享受的保密級別說明滑雪隊可能無意中進入了軍方的一處秘密試驗場。他說衣服上的輻射支持他的說法。

Kuntsevich同意這種說法,說和死亡事件有關的另一個線索是先被發現的那五具遺體有明顯的灼曬痕跡。“我參加了第一批找到的五位受害者的葬禮,我記得他們的面孔看起來好像是被曬成的那種深褐色。”他說。

Yudin還說,公開的文件中沒有包括任何滑雪者內部器官情況方面的信息。“我確定我知道當時用專門的盒子裝了他們的器官送去檢驗的。”他說。

不過,在Kholat-Syakhl山周圍地區沒有發現任何爆炸痕跡。




沒有導彈發射的記錄



雖然在哈薩克斯坦的拜科努爾航天發射場(Baikonur Cosmodrome)發射的導彈可以掉到北烏拉爾地區,但是當時沒有任何記錄說有過發射,蘇聯導彈歷史學家同時也擔任科羅廖夫能源火箭航天公司(Korolyov Rocket and Space Corporation Energia) 高層的Alexander Zeleznyakov說。而且蘇聯另一個發射場普列謝茨克發射場(Plesetsk)也只在1959年下半年才開啟過。Zeleznyakov還說當時這兩個發射場的地對空導彈發射陣地也尚未建好。

國防部和葉卡捷琳堡地區檢察官辦公室說,他們一時沒有信息可告知,因為這個案件很有年代了。

Kuntsevich說,去年他曾帶領一個小隊去那個區域,發現了一處金屬廢棄物的“墓地”,說明軍方在某個時候曾在那里進行過試驗。

“我們也說不準試驗了什么軍事技術,但是我們認為1959年的慘劇是人為造成的。”他說。


Dyatlov事件34 / 作者:傷我心太深 / 帖子ID:20207,57271
一塊從Igor Dyatlov山徑發現的金屬塊,Kuntsevich認為這是證據。



Yudin說,軍方可能在志愿搜救者之前發現了帳篷。他說他曾被要求識別在事發處找到的每一件物品的主人,有幾件東西他找不到相應的主人,其中包括一片看起來似乎來自于士兵軍服的布料,一副眼鏡,一副滑雪板和一片滑雪板的碎片。

Yudin還說,他曾看到過一些文件,這些文件使他認為犯罪調查從2月6日就開始了,這個日期比搜救隊找到帳篷還要早14天。

Dyatlov的朋友們也研究了死亡事件是否會是雪崩造成的。在山坡上建立營地可能會擾動上方的積雪,導致幾小時后積雪突然奔涌而下。雪崩可以解釋為什么帳篷被割開,那是因為雪崩時,滑雪隊員們不得不割開帳篷逃出去。

對此理論的懷疑觀點指出滑雪者徒步離開營地而且在零下30攝氏度中行進了超過1千米。

Thibeaux-Brignollel因為顱骨碎裂當時應該是失去知覺的,S.M. Kirov Russian Medical Military Academy(基洛夫俄國軍醫大學)的醫生Mikhail Kornev說。

但是他的朋友們可以背負他。別忘了,調查員們也無法判斷雪上的足跡到底是8個人還是9個人。


Dyatlov事件82 / 作者:傷我心太深 / 帖子ID:20207,57271
1959年2月26日救援者找到帳篷時的照片。帳篷被從里面割開,大部分滑雪隊員只穿著襪子或光腳跑出帳篷。


此外,Dubinina和Zolotarev雖然肋骨折斷但依舊可以行走,Kornev說,“我同意有可能當時遭遇了極其危險的情況。”

周五,六位當年的救援隊員和31位獨立專家會聚在葉卡捷琳堡,試圖探詢事件的真相。他們的結論是軍方在那個區域進行了試驗,無意中造成了死亡事件。

但是“一些文件仍然缺失,已要求國防部、航天局和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向我們提供這些缺少的文件以弄清來龍去脈。”與會者在一份聲明中說。

這次會議是烏拉爾國立技術大學、Dyatlov基金會和若干個非政府團體組織的。

1959年2月2日晚上到底發生了什么,可能永遠都無法知道,但是Dyatlov將會被人們牢記。

這個登山隊最后建立營地的地區已經正式命名為Dyatlov山徑(Dyatlov’s Pass)






Dyatlov事件中被誤認的UFO


1990年,首席調查員Lev Ivanov在一次采訪中說,他得到地區高級長官的命令結束案件調查而且調查結果全部被列為機密。他說,官員們因為1959年2月至3月期間在案發地區出現多起“明亮的飛行球體”目擊報告而擔心,包括氣象部門和軍方都有目擊報告。
“我當時懷疑現在幾乎可以確信那些明亮的飛行球體和滑雪隊的死亡有直接聯系。”Ivanov告訴一家名叫Leninsky Put的小型哈薩克報紙說,Ivanov在哈薩克斯坦退休然后去世。
秘密文件中包括事發當晚在事發地南側50千米處宿營的另一個探險隊的領隊的證詞。他說他的探險隊看到Kholat-Syakhl山方向的夜空里漂浮著奇怪的黃色球體。
Ivanov猜測一位滑雪隊員在晚上走出帳篷,看到球體,就大喊叫醒了其他人。Ivanov說,在他們跑向森林的時候,球體可能爆炸了,殺死了那四位遺體上有重傷的隊員,而且使Slobodin的顱骨骨折。
Yuri YudinYudin說他也認為是一個爆炸殺死了他的朋友們。他說這個事件享受的保密級別說明滑雪隊可能無意中進入了軍方的一處秘密試驗場。他說衣服上的輻射支持他的說法。
Kuntsevich同意這種說法,說和死亡事件有關的另一個線索是先被發現的那五具遺體有明顯的灼曬痕跡。“我參加了第一批找到的五位受害者的葬禮,我記得他們的面孔看起來好像是被曬成的那種深褐色。”他說。
Yudin還說,公開的文件中沒有包括任何滑雪者內部器官情況方面的信息。“我確定我知道當時用專門的盒子裝了他們的器官送去檢驗的。”他說。
不過,在Kholat-Syakhl山周圍地區沒有發現任何爆炸痕跡。


不過,這個理由太陰謀論化了,如果非要說是飛碟殺死這幾個人!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收藏收藏1 支持支持 反對反對

探尋外星文明的道路很孤單!賞一杯咖啡,你懂的~

×

打賞支付方式:

zfb

打賞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會員 qq_login

本版積分規則


ad_close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超级大乐透复式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