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中文網

 找回密碼
 注冊會員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login

手機號碼,快捷登錄

快捷導航
搜索
查看: 27347|回復: 42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收起左側

[科幻著作] 《外星球文明的探索》插圖完整版 在線閱讀

[復制鏈接]
010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online_admin 發表于 2014-11-12 07:51:22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毫無疑問,這部《外星球文明的探索》是一本驚世之作,從宇宙誕生,到恒星形成,遠古神話,到時間旅行,再到宇宙終結,看完此書,猶如獲得重生。


掃校底本:《外星球文明的探索》,上海科學技術文獻出版社


前言:

我十二歲那年,祖父通過翻譯問我(他不大會講英語),長大后想干哪一行,我答道:“天文學家”。我的回答譯了過去,祖父說:“很好,可是你將來靠什么生活呢?”

  我曾認為,我會象我所認識的那些成年人一樣,將來從事的也會是枯燥乏味、老一套和缺乏創造性的工作,至于天文學則只能留在周末搞了。到了高中二年級,我才發現事情并非如此,有些天文學家從事心愛的工作是拿工資的。我高興極了,知道我能用全部時間從事自己的愛好了。所以就創辦了UFO中文網www.jvmebo.live

  甚至在今天,我所從事的工作對我來說有時似乎是一場不可能實現的、但又是異常甜蜜的夢:例如參與探索金星、火星、木星和土星,設法重復四十億年前地球生命起源的進化過程,當時地球的自然條件與今天大不相同,把儀器發射到火星上著陸以探索火星生命,或許還會參與一次認真的嘗試,在茫茫黑夜中去和宇宙智慧生物對話哩。

  如果我早出世五十年,這些活動我一個也參與不了。五十年前,這些活動純屬異想天開。如果我遲出世五十年,依然可能撈不到參加這些活動的機會,也許最多只能趕上尾聲了。那時對太陽系的初步偵察、對火星上生物的搜尋和對生命起源的研究等都早該完成了。今天正是人類進行上述探索活動的歷史時刻,我生逢其時,感到十分幸運。

  所以當杰羅姆·愛及爾( Jerome Agel )建議我寫一本通俗讀物,表達一下我的激動心情和說一說這些探險的的重要性,我感到義不容辭,雖然當時正值“水手9號”飛往火星的前夕,我明知幾個月之內的大部分時間都得撲在這項工作上。不久,我和愛及爾討論了與外星球生物通訊的問題以后,在波士頓的波里尼亞飯店進餐。我掰開一塊中國餡餅,里面包著一份讖語說,“不久就會有人請你解釋一個重要的信息。”我感到這是一個好兆頭。

  關于外星球生命的問題,幾個世紀以來經歷過好幾個階段:糊里糊涂的推測,無拘無束的猜想,墨守成規的保守觀念和毫無想象力的漠不關心,最后,才算成熟。目前已到達采用嚴謹的科學技術方法來進行研究的實際階段。這項工作在科學上已經受到尊重,其重要意義也為人們廣泛了解。外星球生命的想法,已經到達該實際研究的時候了。

  本書分為三個主要部分。

  在第一部分中,我用多種方式設法表達這樣一種宇宙觀念:宇宙由億萬星系組成,我們所在的銀河系由 2,500 億顆恒星組成,而太陽不過是其中的一顆,我們不過居住在繞太陽運行、由巖石和金屬組成的一顆小小的星球上。天文學的實際用處之一,正是打消我們某些更普遍的“自高自大”心理。

  第二部分是敘述太陽系各個方面,主要是有關地球、火星和水星的情況。這一部分還包括“水手 9 號”取得的一些成果和涵義。

  第三部分專門探討與其它星系行星上的智慧生物通信的可能性。到目前為止,這種聯系尚未建立,我們的努力仍然微不足道,所以第三部分的內容只能是一些推測。凡是我認為在科學上說得通的,我就毫不猶豫地進行了推測。從我所受的教育上說,我不是哲學家、社會學家或歷史學家,但我毫不遲疑地探討了天文學和空間探索在哲學、社會和歷史方面的涵義,并得出結論。

  我們目前在天文學上的不斷發現,對人類具有最廣泛的意義。我期望本書能使更多的公眾注意這方面的探索。如果能起到微薄的作用,這本書的目的就算達到了。

  正如一切尚在發展中的工作,特別是推測性的課題一樣,本書中的論點會引起強烈的異議。別人的書有他們自己的觀點。講道理的爭論是科學的生命。可惜這種情況在較少理智的政治論壇上很少出現。本書中有些意見雖然引起的議論較多,但我相信它們在科學界會得到有力的支持。在一些地方,只要我認為有助于問題的討論,我有意用不同的行文方式來介紹同一個概念。本書的結構,經過仔細的安排,多數章節還是相對完整的,有助于讀者瀏覽。

  在本書某些問題的構思方面我曾得到許多朋友的幫助。在這里我無法一一致謝。但是在重讀這些章節時,我感到我應該特別感謝康奈爾大學的約瑟夫·弗弗卡( Joseph Veverka )和弗蘭克·德雷克( Frank Drake )。近年來,我們討論過這本書中的許多問題。本書的一部分是我坐在一輛小型汽車里長途橫越大陸時寫就的。我要感謝林達( Linda )和尼古拉斯 ( Nicholas )的鼓勵和耐心。我還要感謝林達給本書畫了兩個漂亮的人象和一頭中看的獨角獸。我要感謝已故的毛利茲·愛歇 ( Mauritz Escher )允許我復制他的《另一個世界》,也要感謝羅伯脫·麥欣泰( Robert Macintyre )允許我復制用于第二部分中的人體圖和星座圖。喬恩·龍伯( Jon Lomberg )的繪畫和素描一直是使我增長知識和得到美的享受的源泉,我感謝他允許我特別其本書復制他的許多幅圖畫。赫爾曼·愛克爾曼 ( Hermann Eckleman )仔細地攝制了龍伯格的作品,使它們在本書中刊出。我還得感謝杰羅姆·愛及爾,沒有他為本書所花的時間和他的一貫支持,這本書是永遠不會問世的。

  我要感謝美國國家航空和航天局的約翰·勞戈爾( John Naugle ),他讓我翻閱了檔案,收集了公眾對“先驅者 10 號”上的人體金屬圖案的反應,感謝俄勒岡高等教育部門允許轉載我寫的《星際探索》一書中的一些見解,感謝圣巴巴拉現代歷史座談會允許本書轉載他們 1973 年 1 月分發的我的一封信中的幾個段落,感謝康奈爾大學出版社允許本書轉載我為《不明飛行物:一個科學上的爭論問題》一書所撰寫的“外星球假設及別的假設”一章中的某些段落。這本書由卡爾·薩根( Carl Sagan )和桑頓·佩奇( Thornton Page )合編,由康奈爾大學在 1972 年出版。我在第四章中引用了各方對“先驅者 10 號”人體金屬圖象的評論,得到有關方面的允許,在此一并感謝。本書從幾次草稿到最后脫稿,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功于喬·安·考恩( Jo Ann Cowan )、特別是瑪麗·佐曼斯基( Mary Szymansky )的熟練技巧。



《外星球文明的探索》插圖完整版 在線閱讀20 / 作者:傷我心太深 / 帖子ID:18752,50444
 我們永遠探索不停,
            直到返本歸真,
            探險告終,
            才悟出自身的處境
            它包孕著熊熊的火舌
            交織成火神的冠頂
            烈火化為紅、白色的玫瑰
            這才是正果的像征

                     ——T.S.埃利奧特《四重唱》





第一章 過渡性的動物


 

  五十億年前,太陽開始發光,太陽系從一片漆黑變為充滿陽光,在太陽系內部,那些早期的行星只是參差不齊的巖石和金屬的集合體——那是些碎片,是原始云的微小組成物質以及太陽爆發后尚未飛離的物質。

  行星在形成過程中發熱。禁錮在行星內部的氣體逸出,形成大氣層。行星表面熔化,火山時時噴發。

  早期的大氣層由最富集的原子組成,其中氫很豐富。太陽光照射在早期的大氣的分子上,激發分子引起碰撞,生成較大的分子。物理和化學的不可抗拒的規律,使這些分子相互作用,落入海洋,進一步發展成更大的分子。這些分子比組成它們的初級原子復雜得多,但是從人類標準來看,仍然是極小的,要用顯微鏡才能看到。

  確實值得奇怪的是這些分子竟然是組成我們本身的分子。它們是核酸的組成塊,而核酸則是我們的遺傳物質;它們又是蛋白質的組成塊,即由分子組成的工作體,執行著細胞的功能。這些分子都是從早期地球的大氣和海洋中產生出來的。今天我們模擬當時的原始條件,就能造出這些分子,因而我們了解這一過程。

  幾十億年以前,終于形成了一種分子,它具有異常的能力。這種分子能夠從周圍水中的分子組成塊里相當精細地復制出與自身相同的分子。在這樣一種分子系統中,存在著一系列的指令,一種分子的密碼,其中包含著組成塊的順序,按照這種順序才能把那更大的分子組裝成功。如果順序因某種意外原因發生變化,復制品也同樣發生變化。這樣的一種分子系統由于具有復制、變種,復制變種的能力,可以認為是“活”的。這是一種能通過自然選擇而進化的分子集合體。如果某種分子能夠較快地進行復制或能夠把周圍環境中的組成塊加工成為更有用的新物種,它們就能比與之競爭的其它分子更有效地不斷復制——最終取得優勢地位。

  后來條件漸漸發生變化。氫逸入空間,產生分子組成塊的過程減慢了,一度很豐富的養料減少了。生命從分子樂園中排除出去。某些簡單的分子集合體能改變周圍環境、能產生某種有效的分子機制,使簡單分子轉變為復雜分子,只有它們才得以生存下來。某些用一層薄膜把自己包起來的分子較為優越,它們能免受周圍環境的影響,并能保持早期質樸而富有生命力的狀態。這樣就產生了最早形式的細胞。

  由于組成塊不能再供自由使用,有機體只得努力自行制取這些組成塊。于是就誕生了植物。植物始于空氣、水、無機物和陽光。由此產生結構很復雜的分子組成塊。人類等動物又是靠植物為生的。

  氣候的不斷變化,各種有機體之間的競爭,促使生物越來越趨向專門化(特化),功能日趨精細復雜,形式日趨完善。地球表面開始為種類繁多的動物、植物所覆蓋。生命始于早期的海洋,后來轉而繁殖于陸地和天空的新環境中,現在,高到珠穆朗瑪頂峰,低到海底深淵的最下層,有機體都能生存。有機體能生活在熱的濃硫酸溶液中,也能生活在南極的干燥山谷中,有機體還能生活在吸附于一小塊鹽晶體表面的水分中,特定環境中形成的生命非常適應特定的生活條件。但生活條件后來有了改變,這些過于特化的有機體便相繼死亡。其它的一些有機體不那么專門化,其適應能力也就大一些。生活條件和氣候發生變化,它們都能夠生存下來。在地球的歷史中,被淘汰的有機物種類比今天活著的有機物的種類多得多。進化的奧秘在于時間和淘汰。

  有一種適應性看來很有用,那就是我們稱之為智慧的那種東西。智慧是進化趨勢的一種發展。它指的是控制環境的趨勢,連最簡單的有機物中也明顯存在這種趨勢。支持這類控制的生物方式則是遺傳物質。信息通過核酸一代一代往下遺傳,如筑巢的信息,懼怕下跌,蛇咬或黑暗的信息,南飛過冬的信息等等,但是,智慧的形成需要依靠某種信息,這種信息來自生物個體一生中逐漸形成的適應能力。今天地球上某些有機體具有我們稱之為智慧的特性,如海豚和大猩猩。但是,智慧在人類這種有機體中最為明顯。

  人類不僅具有個體一生中逐漸取得的適應性的信息,而且可以通過學習、書本和教育以非遺傳的方式傳播。主要是靠了后者,人類在地球萬物中才上升到當前最突出的地位。

  人類是緩慢的生物進化的幸運產物,這個進化至今已有四十五億年。我們沒有理由認為,人類的進化過程已告結束,因為人類只是一種過渡性的動物,它不是造化的頂峰。

  地球和太陽的壽命估計還有幾十億年。人類的未來的演變很可能由下列三個方面來合作安排:有控制的生物進化、遺傳工程、有機體與智慧機制兩者之間的親密合作。目前,沒有一個人能把人類未來的演變預言得一清二楚。只有一點很明顯,人類的發展不會停止不前。

  就我們所知,在人類早期歷史中,基層的部落不多于 10~20 人,他們由血緣關系聯結起來。每個成員都對自己所屬的部落十分忠誠。隨著時間的推移,集體活動的需要增加了,如獵捕大動物或動物群,從事農業和發展城市等。這種需要迫使人們組成越來越大的集體。這些集體可以看成是部落單位,它們在隨著進化的每一階段而擴大。當前的歷史時期,在四十五億年的地球發展史和幾百萬年的人類發展史中只是一剎那。大多數人目前首先忠于自己的民族國家(雖然某些最危險的政治問題仍然來自人口較少的種族間的沖突)。

  許多領袖曾經想象會有這么一天,個體的人不是忠于某一個民族國家或經濟集體,而是忠于全體人類,那時,我們將珍視萬里以外不同性別、不同宗教,不同政治信仰的個別人的利益,就象我們珍視我們的近鄰或兄弟的利益一樣。勢頭是沿著這個方向發展的,但速度之慢令人深感痛心。擺在我們面前的問題是嚴重的:在我們智慧結晶的技術力量摧毀人類自身以前,是否有可能自覺地實現全球性的人類大同。

  從很確切的意義上說,人類是由核酸制造的機器來有效地復制更多的核酸。從某種意義上說,我們最強烈的愿望、最高尚的進取心、最迫切的需求和明顯的自由意志都是遺傳物質中密碼信息的體現。我們人類是某種臨時而流動的核酸貯存庫。這種說法并不否認人性,也不妨礙人類去追求真、善、美。但是,如果在努力探求人類進化的未來方向的時候,忽視人類生命的起源,就會犯一個極大的錯誤。

  現代人類的本能器官從幾十萬年前的狩獵時代以來變化很少,這點并無疑義。可是,那時以來,人類社會的變化都很大。根據當前世界人類如何生存下去的首要問題來看,就可以了解下列兩者之間的沖突:一方面受人類原始本能的驅使,從感覺上覺得非干些什么不可,另一方面受非遺傳性學習的啟發,從理智上知道必須如何行動。

  如果人類能安全渡過這個危機四伏的時代,很明顯,即使世界大同也還不是人類的終極目標。如果我們十分尊重人類的另一部分成員,把他們看成四十五億年進化寶貴財富的共同的、平等的繼承人,為什么就不能把這種感情擴大到地球上其它物種的有機體?它們也是四十五億年進化的產物呀!我們偏愛地球上的一小部分有機體,例如狗、貓、牛等,原因是它們對人類有用處,或是它們會討好人類。但是,蜘蛛和蠑螈,鮭魚和向日葵也應該同樣是我們的親兄弟和親姐妹啊!

  我認為我們之所以不能在這方面擴大同胞相待的范圍,正是由于遺傳性在作怪。一群螞蟻如果受到另一群螞蟻的入侵,它們會進行殊死戰斗。人類歷史上滿載著細小分歧釀成巨禍的事實。皮膚的色素淀積、玄而又玄的神學理論、乃至衣著和發式,都成了折磨、奴役和殺戮的起因。

  如果有一種生物很象我們,只是生理上有些微小差別,譬如說,有三只眼睛,或者鼻上額上有藍毛覆蓋,也會多少引起我們的憎厭。這種感情一度在適應自然環境時曾經有過價值,以保護自己的小部落免受野獸和近鄰的侵襲。可是到了今天,這種感情就早已過時并且是危險的了。

  今天,這樣的時代已經來到了:不僅全人類,而且一切形式的生命都應該受到尊重和崇敬,就象我們尊重一件偉大的雕塑作品或加工精巧的機器一樣。當然這樣說并不意味著我們應該放棄人類生存必需履行的責任。對破傷風桿菌的重視并不能引伸為把我們自己的身體自愿地獻出來作為培養基。這件事倒提醒我們,破傷風桿菌是一種有機體,關于它的生物化學作用可以追溯到地球遙遠的過去的年代。我們能自由地呼吸氧氣,而分子氧卻能抑制破傷風桿菌。然而在地球原始期,大氣中富氫缺氧,那時能自由生存的卻是破傷風桿菌而不是人類了。

  地球上有些宗教主張尊重生命,例如,印度耆那教的教徒就是一例。類似的想法造成了素食主義,至少有許多素食主義者在約束飲食時,心里想的是尊重生命,但為什么殘殺植物就比殘殺動物好一些呢?

  人類只有殘殺其它有機體才能生存。但是我們能夠從事生態補償,方法是同時培育其它有機體,培植森林,阻止妄圖獲取工商業利益而大量殘殺海獅、鯨魚等有機體,明令禁止無節制的狩獵,改善地球環境,使之適合地球上一切生物的生存。

  本書的第三部分還會談到,將來可能進入一個時代,地球上的人類將會和遙遠的其它恒星周圍某個行星上的智慧生物建立聯系,那些智慧生物已單獨進化了幾十億年,它們在外貌上不可能與我們很相象,雖然在思維方式上可能很象我們。重要的是,我們應當開拓天下一家的視野,不僅要眼光向下,把地球上最簡單、最微不足道的生物包括在內,而且還要眼光向上把可能和我們共同生活在無垠的星系中的一切陌生而先進的生命形式都視若同胞。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收藏收藏2 支持支持 反對反對

探尋外星文明的道路很孤單!賞一杯咖啡,你懂的~

×

打賞支付方式:

zfb

打賞

推薦
online_member 發表于 2019-2-16 09:51:21 | 只看該作者
中的假設越老越接近真實了,黑洞就是空間的節點。建議開始探索黑洞,就像派火星車探索火星一樣。黑洞,才是連接不同宇宙的通道。
回復 支持 1 反對 0

使用道具 舉報

沙發
ico_lz  樓主| 發表于 2014-11-12 07:54:59 | 只看該作者
第二章 鯨魚座獨角獸


  在天空晴朗的夜晚,宇宙的羅沙哈試驗在向我們招手。千百萬顆星星,明亮的和暗淡的,遠方的和近處的,都透過黑夜的天穹,雨點般地閃爍著五色繽紛的光點。一切顯得雜亂無章,人仍的目光搜索著,想理出個頭緒來,就自然而然地把這些分散的、遠方的光點組成一幅一幅的圖案。幾千年前我們的祖先,大部分時間生活在空氣不受污染的戶外。他們細心地研究這些圖案,于是豐富多采的民間傳說就產生出來了。

  許多關于星體神話的原始資料現在已經失傳。這些資料很古老,轉輾相傳,特別由于過去幾千年中轉述的人往往對天空形象并不熟悉,結果很多都沒能保留下來。但是,某些零零碎碎的冷僻之處,還是保留下來一些關于天體圖案的傳說。

  在圣經《士師紀》中,有一段故事描述一只被殺的獅子,身上寄居著一群蜜蜂。這是一種離奇的,看來毫無意義的事情。但是,夜空中的獅子座正與一簇星星相鄰。在晴朗的夜空,看上去是一片稱做鬼宿星團的模糊光亮。在望遠鏡中,象個蜂巢,現代天文學家便稱之為“蜂巢星團”。我猜想,在望遠鏡尚未問世的古代,這是不是由一位目光特別敏銳的人看到了鬼宿星團的形象,因而使形象能在《士師紀》中保留了下來。我望著夜空,可分辨不出獅子座的雄獅輪廓。我看得出大熊星座的北斗七星象一把帶柄的杓;如果夜色晴朗,還看得出小北斗七星也象一把帶柄的杓。我卻看不出獵戶座有什么獵人的形象,也看不出雙魚座的魚形,更看不出御夫座的御夫形象了。神話中的獸、人和人放入天空中去的工具都是一種主觀臆想,形象并不明確。前幾年,天文學家達成了一個什么星座叫什么的協議,這個協議得到了國際天文學協會的批準,它劃分了星座間的界限,但是天空中實際很少有清晰的圖象。

  這些星座雖然在畫面上是兩維空間的形象,實際上卻是三維的。例如獵戶座這樣一個星座是由離地球相當遠的一些亮星和離地球近得多的一些暗星組成的。如果我們改變一下透視圖的方位,移動一下目測點(例如乘上星際太空船去看),天空的圖象就會發生改變,星座圖象會緩慢地改變。

  康奈爾大學行星研究所的戴維·華萊士( David Wallace )做了不少工作。主要由于他的努力,已經在電子計算機上編出了程序,來處理各種信息,表明每一個恒星對照地球的三維空間位置,包括離地球最近最亮的到五等恒星,也即在明亮的的夜空剛能用肉眼看得到的那些恒星。我們要求電子計算機顯示地球上看到的天體圖象時,我們得到的是一些由一幅幅如附圖所示的形狀:一幅是北拱極諸星圖,包括大熊星座、小熊星座和仙后座;一幅是南拱極諸星圖,包括南十字座;另一幅是廣范圍的中等黃緯度附近諸星圖,包括獵戶座和黃道帶各星座。

  
《外星球文明的探索》插圖完整版 在線閱讀53 / 作者:傷我心太深 / 帖子ID:18752,50445

圖2:從太陽或地球看出去的北天空星座圖

  如果你不是一位專學傳統星座的生,我相信你要從這樣的圖中找出天蝎座和室女座會有點困難的。



《外星球文明的探索》插圖完整版 在線閱讀99 / 作者:傷我心太深 / 帖子ID:18752,50445   

圖:從離地球最近的恒星半人馬 α 星看出去的北天空的星座圖。仙后座中出現一顆新星——我們的太陽,位置接近黃緯 60 度和黃經 2.5 小時。(掃校者注:仙后座在圖中央豎線數字 60 的右方)

  現在我們要求計算機畫出從離地球最近的半人馬座 α 星(約 4.3 光年)看到的星空圖。如果用我們銀河系的標度來說,半人馬座 α 星(南門二)離地球非常近,透視圖幾乎沒有什么變化。從半人馬座 α 星上看大熊座和從地球上看大熊座完全一樣。同樣,看其它星座也幾乎沒有什么不一樣。但有一個顯著的例外,那就是仙后座。仙后指的是古代某一個王國的王后,她是安德魯米達( Andromeda )的母親,普西厄斯( Perseus )的岳母。仙后座主要包括五顆恒星,排列圖案是 W 形或 M 形,這取決于天空轉動的位置。從半人馬座看,M 形中多了一個凸出或凹入部,仙后座出現第六顆恒星,這一顆恒星比其它五顆恒星明亮得多。這顆恒星就是太陽。從離地球最近星座的有利地位看太陽,在夜空中它是一顆比較明亮的并無吸引力的星星。從半人馬座 α 星的某一顆假設行星上空看太陽,就無法看到繞日運行的一些行星,也無法看到有一些生命形式存在的太陽系的第三顆行星——地球,這些生命形式之一還以為自己具有相當可觀的智力呢!如果仙后座第六顆恒星周圍會出現生命,難道夜空中千萬顆別的恒星周圍就不可能具有生命嗎?



《外星球文明的探索》插圖完整版 在線閱讀50 / 作者:傷我心太深 / 帖子ID:18752,50445   

圖:從地球和太陽看出去的最明亮的星星,這些亮星不在北天極或南天極附近。

  十年前的奧茲瑪( Ozma )計劃曾經探測過可能發自外星球生命信息的兩顆恒星,其中一顆是鯨魚座 τ 星。從地球上看,它在鯨魚座內。附圖是計算機畫出的從鯨魚座 τ 星的一顆假定行星上看出去的星空圖。現在我們離太陽的距離略大于 11 光年。比起從半人馬座 α 星上看來,透視圖的變化就大一些了。恒星之間相對的位置有了變化,那樣又可以自由命名新星座了——這是對“鯨魚座人”的一種心理投射測驗。

  

《外星球文明的探索》插圖完整版 在線閱讀1 / 作者:傷我心太深 / 帖子ID:18752,50445

圖:星座圖同前,但本圖是從鯨魚座 τ 星看出去的星座圖。鯨魚座 τ 星是和太陽相似的離我們較近的恒星之一。在鯨魚座 τ 星的星空中,太陽是四等星。

  我要求我的妻子、藝術家林達畫一幅從鯨魚座看出去的天空中的獨角獸星座。從地球望出去的天空中已經有一個叫麒麟座的獨角獸。我要求林達畫的獨角獸要和地球上看到的一般獨角獸略有不同。譬如說,腿不是四條,而是六條。她畫出了一匹相當漂亮的野獸。我以為這匹獨角獸應有三雙腿,但出乎我的意料:她畫出的獨角獸卻有一前一后的兩簇腿,每簇有三條腿,正在神氣活現地小跑著。這個小跑姿勢似乎很可信。在獨角獸尾巴和身體連接的部位有顆小星,要仔細看才能看到。這顆暗淡的、位置不令人矚目的小星就是太陽,如果有人告訴“鯨魚座人”,在連接獨角獸身體和尾巴的地方有一顆太陽,圍繞太陽運行著的某一顆行星上生活著智慧生物,他們可能認為這是一種無稽之談。

  我們再向外移動,離太陽的距離比鯨魚座 τ 星更遠,距離達到 40~50 光年,則太陽光度會進一步減弱,直到人的肉跟無法直接看到。有朝一日,如果我們進行遠距離的星際航行,在那兒就無法利用太陽作航位測定。我們巨大的太陽是地球上一切生命賴以生存的恒星。太陽光十分強烈,如果對它直視一段時間,就有喪失視力的危險。可是,離開太陽幾十光年的地方就完全看不到太陽了。而這段距離只是太陽離我們銀河系中心的距離的于分之一。


  ①羅沙哈( Rorschach )試驗是一種由被測者解釋十張墨水點畫以分析其個性的心理分析方法。——譯注

  ②北斗七星英文俗名 Dipper,因其形像象帶柄的杓。——譯注

板凳
ico_lz  樓主| 發表于 2014-11-12 07:56:52 | 只看該作者
第三章 從地球發出的信息


  1972 年 3 月 3 日,人類首次正式嘗試和外星球文明的通信。那一天從肯尼迪角發射了宇宙飛船“先驅者 10 號”,它是為了探測木星環境而設計的第一艘宇航器。在飛向目的地的航途中,它還用來探測火星和木星軌道間的小行星。飛船的航行軌道事實上沒有受到一顆偏離的小行星的干擾,其安全系數曾估計為 20∶1。飛船于 1973 年 12 月 3 日飛近木星,然后受到木星重力的影響,得到加速力,成為第一個飛離太陽系的人造物體。飛船的飛離速度約為每秒 7 英里。

  “先驅者 10 號”是人類目前發射的飛行得最快的物體。但宇宙空間無垠,恒星間距離遙遠,即使“先驅者 10 號”航行一百億年,也不會進入其它恒星的行星系(假定銀河系每一顆恒星都附有這種行星系)。這艘飛船要航行約八萬年才能到達離開地球最近的恒星,距離約為 4.3 光年。

  但是,“先驅者 10 號”并沒有對準最近的恒星鄰域發射。它將飛近金牛座和獵戶座交界附近的天空,附近并沒有其它星體。

  可以想象,這艘飛船遭遇外星球文明的唯一可能情況是,后者具有太空飛行的巨大能力,能夠攔截和回收無聲無息的太空棄船。

  在“先驅者 10 號”上安置一項人類信息很象一個罹難的水手往海洋里拋入一個裝著一封信的瓶子——但是,宇宙的海洋可比地球上的任何海洋浩瀚得多了。

  當我注意到宇宙航行中是不是也可以效法那種瓶裝信息的做法時,我去找負責“先驅者 10 號”工程的辦公室和國家航空和航天局總部,問他們我的建議能不能實現。國家航空和航天局各級領導居然都表贊同,令我又驚訝,又寬慰;雖然按照常規來說,當時要對宇宙飛船稍作改裝也已為時太晚。

  在 1971 年 12 月波多黎各圣·胡安的美國大文學會會議上,我和我的同事弗蘭克·德雷克( Frank Drake )私下討論過可能采用的各種信息形式,德雷克也是康奈爾大學的教授。幾個小時后,我們初步決定信息的內容。我的妻子畫家林達·薩爾茲曼·薩根( Linda Salzman Sagan )幫助我設計了人體。我們并不認為這是最合適的信息方案,然而從提出方案到具體設計,加上國家航空和航天局的批準以及最后金屬人像的刻鑄,總共只有三周時間。 1973 年發射的“先驅者 11 號”,其探索使命和“先驅者 10 號”相同,上面也安上了同樣的傳遞信息的金屬信息板。

  本章的題頁上印有這種信息,它用腐蝕法雕在 6×9 英寸的鍍金鋁板上,并安裝在“先驅者 10 號”的天線固定支架上。預計星際宇宙中的腐蝕率非常小,鋁制信息板幾億年甚至更長時間以后仍能保持原樣。因此,它將是人類制造的壽命最長的產品。

   《外星球文明的探索》插圖完整版 在線閱讀44 / 作者:傷我心太深 / 帖子ID:18752,50446


:宇宙飛船“先驅者 10 號上的金屬信息板”(掃校者注:此圖非原書插圖,但內容相同)

  信息本身的意圖是想表明宇宙飛船制造者的住地環境、時代和某些性質。使用的語言是雙方唯一共有的,也就是科學。左上角用圖解方式表達中性氫原子平行和逆平行質子、電子自旋的超精細躍遷。在這條信息下面是二進制數字 1 。氫的這種躍遷旁邊是無線電頻率光子的發射,其波長約為 21 厘米,頻率約為 1,420 兆赫,這樣就傳達了一種和躍遷相關的特有的距離和特有的時間。由于氫是銀河系最富有的原子,整個銀河系中物理現象又都是相同的,我們認為,先進的文明不難懂得這部分的信息。在右面的空白處,作為一種核對,還寫上二進制的 8 (1--- ),上下各有一根表明總量度的標記,表示宇宙飛船“先驅者 10 號”本身的高度。宇宙飛船的圖形則畫在男、女人體后面。

  獲得這塊金屬信息板的文明社會自然也會獲得這艘飛船,他們能夠算出我們表達距離確實接近于 8 倍于 21 厘米,這樣就能證實左上角的符號代表著氫的超精細躍遷。

  左面中心圖表的主要部分是放射形的圖案,各根細線也都表示了一些二進制的數字。這些數字如果用十進制表達,就會都是十位數字那樣長。這些數字一定是表示距離和時間的。如果是距離,它們約為幾倍于 1011 厘米,或是幾十倍于地球到月亮的距離。但我們很不可能認為它們在傳達這類信息方面有什么用處,因為,由于太陽系內部天體的運動,這種距離在不斷發生復雜的變化。

  但是,與這些放射形線條相對應的時間卻象是 0.1~1 秒。這個時間是脈沖星的特征,而脈沖星則是自然穩定的宇宙射電源,它們是快速自轉的中子星,產生于災變性的星球大爆炸(見第三十八章)。我們深信,任何一個科學昌盛的文明世界能毫無困準地把這種射電爆發圖案看成是與發射宇宙飛船的太陽系有關的十四顆脈沖星的位置和脈沖周期。

  但是,脈沖星都是眾所周知的正在減速的宇宙鐘。信息的接收者必定不僅要自問在什么地方才可能看到過十四顆脈沖星以這樣的相對位置排列起來,還要自問什么時間可能看到過它們。答案是:只能在銀河系這一小塊空間和銀河系歷史上的某一年看到過。

  在那一小塊空間可能有著一千顆恒星,但只有一顆恒星才符合簡圖底部所示的那種行星間距的排列方式。太陽系各大行星的近似體積和土星的光環在簡圖中也表示出來了。飛船從地球起飛的最初軌道和通過木星的路線也有表示。因此,這個信息在約三千五百億顆恒星中指出了特定的一顆并在一百億年中指出了特定的一年( 1970 年)。

  信息內容中的這一點,應該容易為先進的外星球文明所了解。此外,當然還有整個“先驅者 10 號”可供他們研究。對地球上的普通人來說,這項信息的清楚程度也許要差一些(可是,地球上的科學人士曾輕易地破譯這個信息)。右邊畫著的人像,情況正好相反。外星球人類是四十五億年(或更長)獨立生態進化的產物,因此,他們可能完全不象地球上的人類,此外,他們的透視和畫線條的傳統方法也可能和地球上的人類不一樣。人像是金屬信息板上最令外星球生物費解的部分。
地板
ico_lz  樓主| 發表于 2014-11-12 07:57:32 | 只看該作者
第四章 信息在地球上引起的反響


  放在宇宙飛船“先驅者 10 號”上的金色“問候帖”是一項慎重措施,考慮到在遙遠的宇宙中,外星球先進文明世界在遙遠將來的某一天會發現飛出太陽系的第一個人工制品。但是這項信息卻已經引起了一場轟動。它已被仔細地研究過,但是研究者不是外星球生物,而是地球上的人類。全球各地的人們都研究這個信息,有的提出批評,有的作出各種解釋,有的建議換別的方案。

  報紙、電視節目、文學和藝術的小型雜志以及全國性的周刊廣泛復制了信息上的圖形。我們收到許多科學家、家庭主婦、歷史學家、藝術家、男女平等主義者,同性戀愛者、軍官、外交官及一位低音提琴教授的來信。一家雕版印刷公司,一家科學裝飾品批發商,一家花毯編織廠和一家專門鑄造銀錠的意大利造幣廠都復制了我們的信息板以供銷售,順便提一句,這些都沒有取得發明者的同意。

  絕大部分是贊同的意見,有些還特別熱情。 

  瑞士日內瓦《論壇報》的街頭巨幅廣告宣傳:“美國國家航空和航天局給外星球生命的信息!”有一位科學家這樣寫道,當他讀到美國《科學》雜志上我們為金屬信息板科學根據所寫的說明后,第一次為一篇科學論文流下了喜悅的淚水。 

  一位佐治亞州雅典市的記者寫道:“在某個難以形容的宇宙探索者揀起這份裝在瓶子里的特殊信息之前,我們都早已離開人世了。但是,就是這種信息的本身,這種設想的膽識,確實在我和我所知道的許多人的心中,引起了一種激情,那是初次發現太平洋的巴爾博、最初使用顯微鏡的李文霍克、一位有仁人之心的人才能體會的激情啊。”

  圖:加利福尼亞理工學院墻上的自由畫對“先驅者10號”信息版的一種反應——照片由加利福尼亞理工學院《工程和科學》提供。

  在加利福尼亞理工學院的一個建筑工地的圍墻上,出現了一幅未署名的模仿信息上的男女人體的畫像,這是秘密干的。草圖和真人一樣大小,招惹得當地居民紛紛前往作友好的拜訪。我們希望,這種友好反應能為外星球人士樹立一個榜樣。

  但是也有批評意見,并非針對脈沖星圖而發,那是信息科學核心。批評針對的是那幅男女人體像。這一對人像原圖是我妻子依據希臘雕刻和畫家達·芬奇的風格創作的。我們并不認為畫上的男女兩人互不理睬。不把他們畫成手拉著手是恐怕外星球收到者會誤會這一對人是一個通過指尖連接起來的整個有機體。地球上也有先例:阿茲臺克人和印加人居住的地區不產馬,他們曾把騎在馬背上的西班牙征服者識認為是一種雙頭的半人半馬的怪獸。那一對男女站立的位置和姿勢也不完全相同,這樣四肢的柔軟性也可得到表達——盡管我們完全知道,地球上流行的透視法和線條畫法不一定很容易地為外星球收到者所理解,他們可能有自己的一套畫畫的傳統方法。

  有一次我在一本人類學的書中讀到,一個人舉起右手是一種“宇宙”通用的親善手勢,當然,按照字面不折不扣的宇宙通性是不太可能的。但至少這個善意招呼的手勢表明了大拇指和其它手指是相對的。兩個人中只有一個人舉手致意,外星球生命看到了便不會誤解人類的某一只手臂生來在肘部之處彎曲。

  有一位寫信人說透視方法太難表達。他敦促我們把完整的男女尸體送入宇宙,并說宇宙中的低溫完全能起到防腐作用,尸體可供外星球生物作仔細研究之用。我們以超重為理由謝絕了這個建議。

  加利福尼亞州伯克利市的《刺兒頭大學生》( Barb )清楚地表明了他們的看法,認為畫面中的男女還太拘謹老派,他們在封面上把畫像登出時加了一個標題:“喂,我們來自奧蘭治城①”。

  這個評論觸動了我在一對男女的表達上感到更不滿意的一件事,雖然這件事差不多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在為金屬雕刻設計的原圖中,我們曾有心把這一對男女畫成代表一切種族。面像中那位婦女的眼內角有標志亞洲人的膜,別的一些地方也表明她的部分的亞洲人形象。男人畫成寬鼻、厚唇和“非洲”的短發型。兩個人都有高加索人的特征。我們當初曾希望讓這兩個人至少代表人類種族中的主要三個。最后雕版時保存了亞洲人的眼內角薄膜、厚唇和寬鼻,可是由于只給女人的頭發勾出輪廓,在許多人眼里她就成了個金發女郎,排斥了亞洲遺傳基因的可能。由原始圖像復制到最后的鑄件的過程中,非洲短發型變成了非“非洲”型的、地中海型的卷發了。雖則如此,金屬板上的男女還是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人類的多種性別和種族。

  E·考姆里奇( E. Combrich )教授是倫敦一所主要藝術學院沃伯格學院( Warburg Institute )的院長。他在《 Scientific American 》雜志上批評我們的男女人像,提出疑問:外星球生物的進化過程可能沒有產生能看到可見光波長的視覺,他們又怎么能看到這些信息呢?答案來自物理定律。行星的大氣層由于三種分子內的變動過程才能從最近的一個恒星或多個恒星吸收光。第一種是原子中單個電子能量狀態的改變。這種轉變產生于光譜的紫外線、X 射線和伽瑪射線部分,傾向于使行星的大氣層在這種波長下不透光。第二,在某一個特定的分子中,兩個原子相對發生振蕩時,產生震動轉變。這種轉變傾向于使得大氣層在光譜中的近紅外線區域變為不透光。第三,分子的自由轉動使分子經受轉動躍遷。這種躍遷傾向于吸收遠紅外線。結果,附近恒星的輻射穿透行星大氣層的通常是光譜中的可見光部分和射電部分,大氣層是不吸收這一部分的。

  事實上,這一部分正是天文學家從地球表面探測宇宙的主要“窗口”,但是,無線電波長太長了,合理身長的生物是不可能用無線電波長的“眼睛”看出周圍的形象的。所以,我們認為居住在整個銀河系恒星周圍的行星上的生物相當普遍地具有接受光頻率的感官。

  然而,即使我們假定這些生物的視力限于紅外線范圍之內(或者,單為假定起見,限于伽瑪射線區域之內),使他們能在宇宙中截獲“先驅者 10 號”,則他們仍然會擁有某些先進手段,能用掃描法看得出他們視覺頻率之外的這塊金屬信息板,這個設想也許并不過分,由于信息板上鐫刻的線條比鍍金鋁板背景的顏色深,即使在紅外線區域內,圖像仍然是完全可見的。 

  我們用箭頭表示宇宙飛船發射軌道的方向,考姆里奇對此也加以指摘。他認為,只有象我們一樣由打獵社會發展過來的文明世界,才能領會箭頭的涵義。但是,要領會箭頭的涵義,并不要求外星球人具有特別發達的智力。圖中,從太陽系第三顆行星開始有一條線,線的末端停在星際空間的某處,那里畫了一艘宇宙飛船的模樣,正是信息的發現者所截獲的實物。信息板也就正好固定在這個實物上,據此,我倒希望外星球生物能夠進行學術爭辯,追溯人類歷史,推論出我們有過以打獵為生的祖先。

  太陽系各大行星到太陽的相對距離刻在金屬信息板的下部,用二進制的概念予以麥達,這種做法同樣表示出我們通用的是以 10 為基礎的算術。信息板上花了一些功夫畫出人類有十個手指和腳趾。我希望,不管哪一種外星球生物都能推論出,我們用的是以 10 為基礎的算術,我們中間有些人用手指計數。看到我們又粗又短的腳趾,他們也許還能推論出我們的祖先曾棲居在樹上,我們是從這些祖先進化過來的。

  信息示意圖中有些地方成了心理投射的測驗。有一個人擔心地寫道,這份信息圖已經使人類大劫難逃。他說,美國拍了不少有關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電影,很可能在播送電視節目的同時這些鏡頭也進入星際空間。從這些電視節目中,外星球生物可能毫不費力地推論出:(1) 納粹分子是很壞的家伙;(2) 納粹分子向前伸出右手來相互打招呼。信息板上男人的手勢使這位讀者錯認為它和納粹的敬禮同屬一種動作,于是他憂心忡忡,怕外星球生物得出結論:是不該勝利的一方打贏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為了伸張正義,他們會馬上踏上來地球的征途。

  這封信與其說是反映外星球接收者的心理狀態,還不如說是反映了投書人的恐懼心理。從歷史上說,舉起右手打招呼的手勢確與尚武精神有關,但含義恰好相反:舉起空不握物的右手表明沒有攜帶武器。

  對我說來,信息引來的最感人肺腑的反應是一些藝術作品和詩歌。愛姆·莫哈德( Aim Morhardt )先生是一位專畫沙漠和鋸齒山脊的水彩畫家,他住在加利福尼亞州的比紹普市。可能不是出于巧合,這座城市正是控制“先驅者 10 號”的戈爾德斯通( Goldstone )巨大跟蹤站的所在地。

  莫哈德先生的詩歌是這樣寫的:

       “先驅者10號”:金色的信使

    龍船巡遍了北方海區,
    戰斗的水手在尋求新地,
    和風煦煦,殷勤的美人魚,
    低首向飛速的征帆頻頻致意。
    在展翅高飛的時代里,
    走遍了的大地一覽無余,
    陌生的珠寶,拓疆的功臣,俱往矣!
    哪里再有未標明的航域?
    今天,人類的形象又飛上無邊的天空,
    疾如流星,渾身裸露,
    電神光神,您們要幾年才能追上它的行蹤?
    多孤獨呀,離逝離逝,只有你倆廝守,
    人類的使者呵,前進,珍重!
    祝你安抵遠方的港口。

  北愛爾蘭貝爾德斯特市的斯旁伯格( Arvid F. Sponberg )先生寫道:“先驅者 10 號”以及其它飛船的類似航行不久就會對詩人、畫家和音樂家產生不可忽視的影響。“先驅者 10 號”設想的本身就是一個明證。“先驅者 10 號”科學使命的價值和吸引力都是極大的。但是航行本身的設想,在想象力方面價值更大。“先驅者 10 號”的出航,使得藝術家接近這樣的一天:他們會親眼看到人類的新航行已經是實際的經驗,而不再是幻想了。”

  斯旁伯格先生為我們寫了一首十四行詩:

       新奧德賽

    離去,遠飛,天外,別了親人,
    九天信步,游子恁地剛強!
    星光多嬌,引它前驅翱翔。
    烈日狂飚,助它銀河馳騁。
    一男,一女,是大地的遺孤,
    是光榮的舟子,操帆熠熠,
    還是星光流浪的吉普西。
    高天不勝寒,問投宿何處?
    如果在寒冷深邃的星間,
    有著疑懼的目光在窺探,
    透過舟上心血的結晶,看!
    可看出脈沖寄托的寒喧?
    靈巧的人沖開星際航程,
    史詩呵,怎不謳歌帶路人!

  當然也存在這樣一種可能性:由人類設計的“先驅者 10 號”的信息,發向和人類十分不同的生物,后者可能迷惑不解。但我們認為不會發生這樣的情況。我們是用一種宇宙通用的語言(除了男女人像之外)寫下這些信息的。宇宙人不會通曉英語,俄語、漢語或世界語,但是他們一定和我們一樣有著數學、物理和天文的知識。我深信他們不用花多大氣力就能了解我們用銀河系語言即科學語言寫下的信息。

  但是我們也可能猜得不對。英國幽默雜志《笨拙》有一篇文章,題目是“照巴黎《先驅論壇報》的說法,美國國家航空和航天局十位科學家中只有一位猜得出信息的含義。那么,宇宙人理解信息的可能性又有多大呢?”這篇文章研究了宇宙人對信息可能完全曲解的情況,這是到目前為止最饒有趣味的一段描寫。《笨拙》選出四位宇宙人的意見作代表。這段話應該對照著插圖來念:

  “所以我還是要強調說,目前我們全在猜測,我們中間沒有人能夠解釋清楚圖畫下部虛點的含義。一種解釋是,它可能是畫給我們看的某個大城市的鐵路圖,但是我們感到,這種解釋沒有把箭頭所示的一艘翻倒的游艇或是一把花園里用的泥鏟考慮進去。圖畫中還包括一位金發裸體女郎。看上去非常象是某一個落后的行星送來給我們開的一則玩笑,可能是地球生物中流行的那種玩笑。”

  “作為有著十四條腿的瘦小的蜘蛛說幾句”,從仙女座第九號行星的背后傳來的一個聲音說道,“我已經研究過來自地球生物的明信片,我嗤之以鼻。他們把我們這一物種畫成漫畫,而且畫得又抽劣又不恰當,除了其它的歪曲,竟把我們的一條右腿畫得比其它十三條腿都長。還有,后面直立的那個幾何形生物明顯地以背對著我們。另外那兩個生物中的一個用十分下賤的姿勢伸出五條觸角。我們這些智慧蜘蛛沒有什么理由可以懷疑,這件東西是一份宣戰書。右邊畫的那個生物顯示出有從肩膀上射箭的才能,用意更是特別邪惡,不祥地預兆著我們將和地球生物進行一場曠日持久的、殊死的戰爭。”

  另一個生物說,“不管這是一件什么樣的東西,它不會無緣無故地長途跋涉來到這兒。我猜想,這件東西是想向我們傳達某種信息。作為我們討論的引玉之磚,我假定眼前的這件東西本身不是一種生物,而是某種人工制品。這個假設首先就可能說明了為什么這件東西至今還未開口說話。的確不是生物,它是發送過來的(很可能從某個原始的三度空間的世界發送過來的)。我要說,這是一幅圖畫或是一種密碼,里面包含著向我們傳遞的信息。當然,信息的內容取決于那一邊是上端。如果信息的內容很粗野,我一點也不會感到奇怪。”

  “妙極了”!半人馬座 α 星上的生物給嚇呆了。“妙極了!就目前掌握的材料來說,這是我們星球上第一次收到的前地球生物達·芬奇的原作。我們的望遠鏡表明,它確是達·芬奇的風格。無論如何,這次發現一定會有助于我們修正已有的有關地球智慧生命的一些資料。在此以前,我們并不知道地球那兒很暖和,警察們可以不穿衣服在外站崗,我們也不知道地球人的主要肢體明顯地是由線來牽動的。讓我們指望地球人會很快送一些簡單的問候卡片來。”

  有見地的社論可能首推《紐約時報》:

  ……那塊金制的信息板對地球人更是一種挑戰。盡管人類已經不可思議地掌握了宇宙天體規律的奧秘,把人工制品射向其它星體,可是在有秩序地安排地球本身的事務方面還是一籌莫展。甚至在我們設法尋找一項辦法避免“聰明人”自毀于核戰火的時候,一種越來越高的呼聲警告我們,人類由于人口膨脹或濫用資源,或由于兩者,都極可能耗盡地球資源。所以,送入宇宙的信標同時也是對地球本身的挑戰:我們希望鍍金雕像板在把信息送到的時候能夠表明,人類那時還在地球上生存,而不是曾在地球上生存過。

  “先驅者 10 號”的信息一直是一種樂趣,但價值不止于此。它同時又是一種宇宙間的羅沙哈心理試驗,使很多人看到自己的希望和恐懼,抱負和失敗,也就是看到人類精神的最黑暗面和最光明面的反映。

  發送這類信息迫使我們考慮我們在與宇宙的對話中應該怎樣來表現自己。我們希望傳送給銀河系其它地方某一超級文明的到底是怎樣一種人類的形象?“先驅者 10 號”上的信息傳遞鼓勵我們用宇宙的觀點來思考人類自己。

  “先驅者 10 號”的更偉大的意義不在于把一種信息傳送到外層空間,而在于把一種信息送給了地球自己這一邊。
5#
ico_lz  樓主| 發表于 2014-11-12 07:59:47 | 只看該作者
第五章 空想社會的試驗


《外星球文明的探索》插圖完整版 在線閱讀84 / 作者:傷我心太深 / 帖子ID:18752,50448   圖:空想社會的探求——J. 龍伯 作

  在估價銀河系其他地方是否有可能存在技術發達的文明的時候,有一個重要的事實我們了解得最少,那就是這類文明存在的時間有多久。如果文明到達技術階段以后很快就自我毀滅,那么在某一個特定時期里)如現在)宇宙中可供我們聯系的文明就所剩無幾了。相反地,如果有一小部分的文明社會學會既擁有巨大摧毀力的武器,又能避免自然界的和人為的浩劫,則在某一個特定時期中,我們能與之對話的文明的數目就相當可觀了。

  這是我們研究這類文明的生存期的一個理由。當然,我們還打一個更為迫在眉睫的理由。為了我們自己,我們希望,我們的文明將能有長久的生命期。

  人類歷史的長河中很可能沒有什么時代象當代一樣發生了那么大的、那么多的變化。二百年前,城市之間信息的傳遞不會快于馬匹的速度,可是到了今天,信息通過電話、電報、無線電或電視以光速傳遞。二百年之間,通訊速度增加了三千萬倍。我們相信,未來不可能再發生同樣速度和規模的變化,因為我們認為信息不可能以高于光速的速度傳播。

  二百年前,從利物浦到倫敦旅行的時間相當于今天從地球到月球的時間。同樣的變化也產生在我們能得到的能源方面,我們貯存和處理的信息量方面,我們的糧食生產和分配的方式方面,新材料的合成方面,人口向城市的集中、人口的劇增、醫療水準的提高和社會的劇烈動蕩等等方面。

  當代人的本能與感情和一百萬年前游獵時代的祖先所具有的并無不同,可是我們的社會和一百萬年前的社會卻已迥然不同。在變化緩慢的時代,一代人的深謀遠慮和技能在傳授給下一代時是有用的,能驗證并能適應的,因此下一代會樂意接受。可是,今天在一個人短短的生命期間,社會就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父母的見識對年青人說來,不再是無可懷疑的真理。所謂上一代人和下一代人的差距就是飛速的社會變化和技術變化造成的后果。

  即使在一個人的一生期間,社會變化太大,也使許多人適應不了。瑪格麗特·米特( Margaret Mead )把今天的老一輩的人描寫成是被迫從過去向現在過渡的移民。

  經濟上的舊設想,決定政治領導者的老方法,分配資源的老方法,政府向人民或人民向政府溝通的老方法,這一切可能一度有效、有用,至少有些適應性,但今天可能不再有一點存在的價值了。過去種族間、兩性間和經濟集團間的壓迫和沙文主義,受到了公正的指責。全世界的社會原有結構正在瓦解。

  同時,那些既得利益者卻反對改革。這些人包括維護舊秩序從短期獲取大量利益的人,即使從長遠觀點看來,他們的子孫將失去大量利益,他們也不屑一顧,他們是一些中年人,難以改變年輕時形成的看法。

  形勢是十分嚴峻的。高速的變化率不可能無休止地繼續下去,正象通訊率一樣,總會有個極限。通訊速度不可能快于光速,人口增長也不能超過地球資源和經濟分配手段所能維持的水平。不論解決的辦法是什么,從現在算起的幾百年內,地球不可能再經歷這樣大的社會壓力和變化。我們將會找到解決當前問題的某種辦法。問題在于,到底是哪一種辦法呢?

  從科學上說,對這樣一個十分復雜的問題,難以只從理論上加以剖析。我們對影響我們社會的所有因素還不清楚,因此,我們還作不出正確的預言,究竟哪一種變化是可行的。復雜的相互影響太多了。生態學被稱為搞顛覆的科學,因為每當我們認真努力去保持環境的某一種特征時,它就會得罪社會上和經濟上許許多多的既得利益集團。每當我們想徹底糾正某一種錯誤現象時,情況也是一樣,因為變革影響了整個社會。把社會的一小部分孤立起來單獨改革而不使其它部分蒙受深刻影響,這是難以辦到的。

  如果在科學上光搞理論并不夠,則唯一現實的方法就是搞實驗了。實驗是檢驗理論的科學根據的標準。實驗是最終上訴的高級法院。很明顯現在需要的是實驗性的社會。

  進行實驗的思想在生物學方面有著一個很好的先例。在生命進化的過程中,某一種有機體一度明顯地占優勢,它們高度專門化,對環境的氣候完全適應,這方面的例子舉不勝舉。但是一旦環境發生變化,它們也就消亡。自然界采用變種,就是補救這一缺陷的。絕大多數的變種有害于有機體,或能致有機體于死地。經過變異的品種比普通品種適應性要差一些。但是千分之一或萬分之一的變種比起它們的上一代來會有些優點。變種定型化后,其變種機體的適應性就提高了一些。

  在我看來,社會變種就是我們需要的東西。科學幻想小說喜歡把變種描述得又丑惡又討厭,可能這是出自長期形成的傳統觀念。我們最好換一個字眼。但是社會變種作為社會制度的變化和定型,如果成功,就會成為通向未來的途徑。從這點來看,變種似乎是很確切的字眼。所以,研究一下為什么有些人會對這個字眼產生反感,也許會有些好處。

  我們照理應該鼓勵世界各國大規模推行社會、經濟和政治方面的試驗。然而,情況似乎恰恰相反。象美國和蘇聯這樣的國家里,官方政策對重大的試驗百般刁難;當然由于這種試驗不為廣大公眾所歡迎,實際的后果是普遍反對重大的變革。那些在城市里長大的青年空想主義者,一向沉湎于吸毒文明,穿的是為傳統觀念所不容的奇裝異服,事前對農業又一無所知,卻想在美國西南部建立烏托邦式的農業社會,就算當地政府不加干擾也是難以成功的。全世界這種試驗性的社團都受到保守的鄰居的敵視和武力襲擊,在某種情況下,那些憤慨萬分的治安維持會會員自己皈依傳統制度還不到二、三十年。

  如果試驗性的社團都以失敗告終,我們不會感到意外。歷來只有一小部分變種才會成功。但是社會變種有一點勝于生物變種,那就是這些人長進了知識。社會試驗失敗了,參加的人員就能夠總結失敗的原因,隨后再次試驗,力求上一次的失敗原因不再重演。

  這類試驗不僅應該得到公眾的認可,而且還應該得到政府的支持。烏托邦試驗的自愿參加者為了整個社會的福利,甘冒極為不利的風險,我希望他們被視作是勇敢的青年模范。他們是開辟未來時代的先鋒。總有一天會出現嶄新的試驗性社會,比我們今天多語種的、困難重重的、千瘡百孔的社會強得多。到那時,一種富有生命力的社會制度就會展現在我們眼前供我們選擇。

  我認為,今天活著的人們中間沒有任何一位能夠聰敏地知道這樣一個未來社會將是什么樣子。可能有許多不同的方案可供選擇,每一種在潛力上都比今天我們少得可憐的幾種更為優越。

  還有一個有關的問題:有些非西方的、非技術的社會看到西方的力量和巨大的物質財富,正在邁開大步追趕我們。在竭力仿效的過程中,拋棄了許多固有的古代傳統、世界觀和生活方式。就我們所知,正在被拋棄的一些方案恰巧就包含著我們正在尋求的替代方案中的因素。在學習現代技術的同時,我們一定得找到某種方法保存我們社會中某些適應性強的因素,它們是經歷了幾千年痛苦的社會進化過程才積累起來的。當務之急是在推廣技術成就的同時維護文化上的多樣性。

  麻煩來自技術本身,這也是我們不時聽到的一種說法。我還是主張,過錯在于選出來的或自封的社會領導人對技術的濫用,而不在于技術本身。如果我們照某些人主張的那樣,拋棄現代農業技術,退回到刀耕火種的原始農業社會,我們就會把千千萬萬人推向死亡的深淵。我們的星球不可避免地進入了技術時代,逃避是不行的,問題是技術要使用得當。

  這樣,在那些比我們星球更古老的星際社會里,技術也一定是一種主要的因素。我認為,那些在智慧和度量上比我們社會高出千百萬倍的星際社會很可能在技術方面也還是比我們更發達。

  我們當前正處于地球生命史上劃時代的過渡階段,對于地球一切生物的未來來說,當今的時代比任何時代更充滿危機,同時也更充滿希望。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會員 qq_login

本版積分規則


ad_close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超级大乐透复式计算器